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翔鹰的个人空间 http://www.zgsglp.com/?1382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值班之烦绪

已有 71 次阅读2018-1-9 13:48

  又轮到我们值班了,说实在的,对于村里的这种值班,村里的许多人都无法理解,也有很多人打趣“就那么一个烂办公室,里面什么都没有,却非得让人看着,守着,谁还能把办公室给背走了”。所幸的是,这种轮班是从秋收之后才开始排的,说实话,如果是农忙季节,恐怕大家根本就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一天二十四小时地,守在那个空空如也的办公室里的。
  自打自治区换了新一届的书记开始,整个新疆便陷入了紧张的气氛当中,所有开放的公园,广场,全都被铁栅栏围了起来,进出所有的单位机构,也是铁门重重,必须过安检,接受仔细的检查。无论过任何关卡,都必须下车过安检出示身份证,许多人对于此都是抱有怨言的,可也没办法啊,谁让新疆是出了名的多暴乱地区,为了安全起见,自治区的总书记确实花费了不少的心思,整个疆内,县城以内的地方,全程警戒,光那个岗亭就几乎遍布县城的每个角落,其实,我们也就是多了那么几道安检的繁琐,而对于那些不安分的暴乱分子,恐怕真的是无形中就起到了震慑的作用,让他们从此有那个贼心却没那个贼胆,只能选择安分守己。如此,本疆的治安便更加的安宁,和谐了。
  只是多年来,暴乱一直是南疆的事,最近的距离也是在我们的首府乌市境内,而我们北疆,特别是我们这些个偏远的农村,根本就从来不曾发生过任何暴乱,因此,大家才会心生抱怨,北疆不像南疆,多以少数名族为主,而我们北疆多是汉族。大家都喜欢说,我们汉人就是一盘散沙,根本就没什么凝聚力,再说,谁会放下安稳的日子不过,而去造什么反呢。其实,用另一种说法也就是,大家无非已经满足于如今的安逸生活,谁也不希望再有任何的改变而已,心安,则不会生些妄动而已。
  从去年开始,各个村与村间的路口上,也安置了不少的警务亭,关卡设的太多,现有的警务人员根本就不够用,于是各地都开猛招协警,协警的工资也从几百,一千,直至一倍两倍地往上翻,可即便这样,人手依然不够用,就开始给各村发放任务,村里凡是有任职的大小领导,或是党员,就必须执行值班的任务,不管春夏秋冬,刮风还是下雨,必须出勤。后来连村子路口,或是办公室,也必须有人值班,一开始村里的那些领导还可以应付,但时间一久,大家都感到身心俱疲,再说大家谁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有自己的事情要办,不可能终日就守在各个关卡上什么都不做啊,这无形中,就扰乱了大家的生活与作息,也是觉得太煎熬,因此村领导想出办法,让凡是在村里种地的人,必须值班,值班天数以种的地亩数为计算单位,每五十亩地值班一天,不到五十亩的也按五十亩计算,如此算下来,我家刚好一百三十多亩地,值班的天数随之推算就是三天,而且必须是三天三夜。
  即使是冬天,我家的人也都特别忙,宏忙着摄像,如今儿子也开始学着摄像,我呢得照顾几个月大的女儿,值班,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有些为难,但没办法,宏还是决定让儿子停学几天去值班。哎呀,不管怎么说,这真的是无形中,给我们增加了意外的负担与麻烦,确实有些搅扰生活了,就像那些路,本来四通八达,可如今,只为了必须过安检,必须有人值班,站岗,因此,有些村里为了省却麻烦,居然将路口用又高又大的土堆封死,而至少有些村子如今处于被封闭之中,想要出村去任何地方,都必须绕很远的路,才能走出去。平常里,大家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只是遇到秋收时给人带来的不便,确实令人头痛,比如卖个棉花,想从邻村调个抓机或是运输棉花的大箱,可他们根本过不来。一秋天,为了迎合十九大召开,镇上居然还下令不让夜间采棉花,那时已经是深秋了,为了尽早把庄稼收回来,大家心里整日心急如焚,可镇上居然下了那样的命令,让村里执行。
  大家没事时,也都在议论,如果国家主席知道了到了秋收的季节,而地里的庄稼不能够及时地收回来,肯定会以庄稼地为先的,怎么会让停收呢,这都是下面基层的这些当官的无事献殷情搞出来的花样,即便是自治区的书记知道此事,恐怕也不会下令让农户停收吧,这就是“上面念的是真经,可下面的这些和尚,却总是把真经给念歪了”。是啊,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山高皇帝远吧,高层领导的政策是对的,但他怎么能知道下面偏远的基层里是怎么执行的。
  大家都在盼着这种日子早点结束,要不,到了春播时该怎么办。为了让大家值班,村里下了死命令,说什么谁家不值班,到时候就不准浇地,也不给上报农业补贴,这等于是掐住了农民的脖子啊,近几年棉花价格一直不高,大家每年也就指着那些补贴款度日呢,如果真的那样,损失可就大了,没办法,不管大家愿不愿意,都得值这个班。也希望高层领导们,能真正关注到农民的生态,能够在搞好安全的基础上,让农民的生活不再被打乱,能够安安稳稳地春播,秋收。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4-24 03:3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