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翔鹰的个人空间 http://www.zgsglp.com/?1382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草木之梦

已有 39 次阅读2018-11-9 15:02

  有时在想,那些花草树木,是不是也会不甘寂寞,一生里,总要生出一些梦想之类的,拼尽一生,想要去抵达。
  前两天去弟弟家里,看到他书桌上放着一棵草根,虽然知道那是草根,但令我惊异的是,那根草根无论怎么看,远望还是近观,它都是一条正在腾飞的龙,而且是一条浑身赤金的龙。当时弟弟不在家,我与哥哥还有宏一起去给弟弟饲养的那群阿猫阿狗喂食,当时哥哥与宏各忙各的,而我只负责看顾女儿,女儿见到那些小动物便被它们吸引着跟前跟后的满院子跑,哪还用我这个妈妈看哄,便乘机走进屋里,想看看弟弟在这个偏僻的荒漠之地的家里是怎么生活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我想看看他的卧室里是否安装了火炉,一看之下一眼就看到了那条赤条条的飞龙,一时惊奇便急忙喊哥哥与宏“你们快来看这个”,宏离得远根本听不到我的叫喊,哥哥就近听到我喊便过来问“怎么了”,我急忙说“你看这个,像什么”,此刻我已将那条龙爱不释手的拿在了手里,哥哥见状便从我手里接过那条龙看了又看,而后却木然地说“不就是条草根吗,干嘛大惊小怪的”。
  “龙,这是一条龙你看不到吗?”“什么龙不龙的,就是一个草根”,唉,懵“算了,不跟你说了,你不懂,这是艺术”,突然想起镇上那个修补轮胎的小陈,去他家里收拾暖气时曾见过一个梭梭的根雕,可那根本就不是人为雕刻而是天然的成品,是一颗鹿头,只是是个侧面的,但只要从侧面看,无论是鹿角还是鹿脸都非常地生动逼真,我曾问过小陈这是他雕的吗,他告诉我不是,是他去沙漠里玩无意间碰到捡来的,本来他也没想要看了一下给扔了,可后来想想又觉的能够碰到这样一个天然雕成的饰品也不易,便将它拿了回来,只是闲着没事就给它涂了色,没想到一上色更生动了,曾有一个来店里的人当时就给他出价万元,想要买回去,可他不卖。我将此事说给哥哥听,但他仍是一副木然之态“草根就是草根有啥用”。没办法,遇到一个不懂艺术且还没有欣赏眼光的人说什么也是白搭的,算了,我还是省省,至少弟弟是懂的,他居然将它收藏了起来。
  是啊,无论与遇与见,亦或是一生里想要或是能够成就怎样的生命之态,都是一种来之不易的缘,像这个梭梭根和这根弟弟珍藏的草根,也不知道是修了多久,才能够拥有此刻的形态,而能够遇见它们并懂得欣赏诊视它们的人,也同样是修了许久的福气,就像那些总是捡石头的人一样,有些人捡一生也未必能够捡到一颗真正的宝石,而有些人总是无意间就会遇到属于自己的宝石。说实在的,我很羡慕他们,总想着何时我也能有那样的福气,遇到属于自己的宝石或是奇异的天然根雕,只是看样子我始终是那个福缘浅淡的人,呵呵。
  说来,我也是个有坚持,有梦想的人,只是几番人世的消磨,热忱似乎也在逐渐地消退,如今虽然亦在坚守,只是为了一种习惯的习惯而已,看看这些草木奋发储备的样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有些汗颜呢。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1-18 13:4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