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玄荒的文字 http://www.zgsglp.com/?2409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玄荒|诗三首——《诗歌周刊》331期

已有 38 次阅读2018-10-10 10:50


 

玄荒|诗三首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我会回到故乡去,回到河洪村

背倚着淮河盖一间房子。以夯土为墙

稻草为盖。不用一袋水泥,不用一块砖瓦

房梁以卯榫连接,不用一颗钉子,以桐油为漆

以河为枕,淮河夜夜从房中经过,带走旧梦

不用电,用煤油灯;不用打火机,用火柴

不用手机,不看电视,不读报纸,不听小道消息

只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只听风声雨声雷声

得有二亩地,种上粮食和应季的果蔬,不吃荤

得有一头水牛,用木犁揭开春夏秋冬的秘密

养几只鸡,公鸡负责打鸣,母鸡负责下蛋

养两头猪,一公一母,看着它们生子,与世无争

门前得有一方池塘,种上藕花,养上几尾鱼

塘边得有几棵树,栽上柳树吧,看它就像看你

书就不带了,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露皆为书

酒也不用酿了,醉了几十年了,一直没醒

早晨迎着太阳下地,晚上背着落日还家

闲来坐在淮河边,云如何把天空越磨越薄

看流水如何把我一点一点带走,带走——

哦,还得养一条大黑狗,狠一点猛一点的那种

让它天天冲着路过的人呲牙,拿狗眼看世人

 

 

家谱

 

我家的家谱,不太清楚,也没问过父亲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谁,不知道,也没问过父亲

估计父亲也不记得了。只是约莫听说过

祖上有田有地骑马挎刀有自己的城堡

赵家围。在我的记忆中,打爷爷那里就断了

家谱就像一截一截指关节拼连起来的树

连我的爷爷我都没见过,见过名字,照片和信

听父亲说,爷爷二十一岁离家求学,回来过一次

爷爷下面有两枝,上海一枝,江苏一枝

苏北是我奶奶独自一人带着我的父亲和姑姑

上海有一个“奶奶”,未谋面,带着“姑姑”和“叔叔”

也不曾见过面,只见过照片,名字也不记得

他们下面的情况,就更不记得了,苏北是穷亲戚

爷爷的一节断了,具体时间不详,大概九十年代末

从此上海方向再无只言片语的信息

(西安的堂叔说,等那个老太死了,便可联系)

苏北的姑姑这一节九二年冬断了,那年她四十二

走在奶奶前面。她下面有一男二女,三个孩子

姑夫前几年也走了。奶奶一二年秋天走的

我的父母有三个孩子,大哥,二哥和我,都已不惑

大哥这一节在老家,二哥和我在无锡,各自一个儿子

我的老婆孩子在山西,我像云一样四处飘离

成不了一根树枝的一节,更像落在水上的叶子

父母已经很老了,有时真得不敢往下连接

死亡一个老师,他正在不停地,逐,一,

 

 

 

快与慢

 

时间像一条高速公路,像一个飞机场

不是车子快,而是路快,不是飞机快,而是天空无障碍

 

时间像一条河,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不是河流得快,而是有岸护着,心无旁鹜,可以纵情

 

跑得慢的河流,就会被掐断,一截一截的,露着骨头

跑得快的河流,也会被掐断,安上几十座水电站

 

时间像一匹快马,在辽远空旷的大草原上自由驰骋

如果给它拴上缰绳,就同无风的云一样,在那里嘶鸣

 

时间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快,譬如,小的时候长得很慢

贫穷的时候,苦难的时候,譬如,六十年代是蚂蚁

 

城市的发展很快,楼房跟庄稼地里的草一样长势迅猛

人变得也快,仿佛慢一点,就会被踩到尾巴,赶不上舞会

 

好人变坏,很快,只是一念间;坏人变好人,很慢很慢

仿佛是个无法抵达的距离。人人都有驱不散的心魔

 

花落得很快,开得很慢;幸福与快乐,来得快,去得也快

仿佛只是一个转身;仿佛东边日出西边雨,只差一步

 

地球像一个巨大的轴承,正在飞速旋转,磨损着,消耗着

缝隙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响,不停地上下撞击着天空,宇宙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0-21 18:1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