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洹上清风的个人空间 http://www.zgsglp.com/?26349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8-08-10

已有 28 次阅读2018-8-10 14:43

棋摊儿

 

        象棋是中国最普遍的娱乐形式之一,不分老少,输赢全凭自家本事。不需场地,不用喝五吆六。两人一桌,再次席地而坐,棋盘一摆,楚河汉界,即兴对杀,好不快哉!
         我家小区楼外临路阅报栏下就有一个棋摊儿。从单位下班或外出散步归来,我也常围观数局,兴趣所至也杀上两盘。这个棋摊儿比一般街巷的棋摊儿要热闹得多,因为我们小区是市机关单位的老生活区,居住的大部分是从市直机关退休的“老机关”。上班时候闲功夫多,估计除了喝茶看报之外,下棋也是常事。除非下雨,这个棋摊儿是雷打不动!我说这个棋摊儿热闹是因为每天下棋观棋的人多,最多的时候不下15人,平时至少也有十人、八人之多。人们常说棋逢对手,还真是这么回事!李局长和老王就是这么一对绝配。李局长体胖如牛,穿件宽大上衣从不记扣,大裤衩松在肚脐以下,大肚腩几乎顶到棋盘上,如果不是随着李局长屁股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你根本不知道他屁股下面还有一个遭罪的小折叠凳。李局长落座先悄无声息地把大茶杯顺手放在棋桌之下,一盒刚撕开口的大中华往大棋桌上高调地一拍,相当于元帅入帐,只待三军将士听令。老王秃顶,一圈灰白的头发也理的十分工整,尽管身材瘦小,穿的却是件大号的老旧背心,隐约还能看出某局机关字样。老王身体硬朗,落座无声,拿一红盒黄金叶随便往脚下一放。老王棋风彪悍,敢冲敢打,下棋十分专注。尽管老王身材矮小精瘦,看他的棋让你想起的却是张飞、李逵。李局长棋风稳健,步步陷井,他的棋往往想在三步之外,给人以老谋深算之感。凡有李局长和老王在,没有其他人争他们的位置,不是说他俩水平多高,而是他们下棋让人看得过瘾!
        过瘾之一是两人下棋挂红。李局长输棋给老王一根大中华,老王输棋给李局长一根黄金叶。看李局长也是有钱的主,平时哪抽黄金叶!但赢棋不同,那是战利品必须得抽!由此可见李局长也是性情中人,大丈夫能屈能伸。老王赢棋那是一种乐趣,大中华平时抽不上,这赢来的烟,那可是凭本事吃饭,靠的是水平,抽的不是大中华,抽的自豪!过瘾之二是两人不盲从他人指点。在这个棋摊儿下棋没有三分定力,很难不盲从。围观者高手云集,三步之外的局势早有人预判明白。一步棋错,处处被动。李局长喜欢先听观棋者意见,博采众长,在内心逐个研判,最后走出决定性一步。这时老王加紧催促,大声叫嚷:“老李睡着了吧?我步行都走两条街啦!”,其目的是打乱对手思路,让其仓促应战忙中出错。这时李局长往往嘿嘿一笑:“这就走,这就走。”老王棋路是猛冲猛打,不给对手喘息之机。老王正得意抽将要吃掉对手大车,没曾想李局长一个反抽将,把老王的车给吃了,老王叫苦不迭!过瘾之三是两人喜欢叫真。老王坚持起子走子,落子无悔。这不,李局长一不小心,一匹马落在对手大炮射程之内,正想换个位置,老王一只手捉住李局长胖乎乎的手往棋盘上摁,李局长使劲往上抬。“我子儿还没落呢!”“不行!你已经落下又拿起来。”两人坚持不下,围观者高兴地起哄。老王真急啦,摔棋就走。李局长忙不迭地追,“老王、老王,不就一个马吗,我让你行不?你看你不能走啊!棋还没下完呢。”老王也借坡下驴,重新坐回去,内心乐呵呵地吃掉对手一匹大马。嘴上却说:“落子无悔,这是老规矩!”李局长只得说:“我错了,我错了行不?”围观者一阵大笑,一场风波烟消云散。
           除了李局长和老王,在附近开饭店的信阳李老板、理发店的小刘、人称臭棋篓子董大侠、小区的老张等等都是棋摊儿的常客。有正下棋被老婆提起耳朵揪走的,有接电话不让大家出声冒充在外应酬的,也有充大胆说下完这盘棋就走的。这样一个苦夏,一群酷爱下棋的人,能有这样一个棋摊儿,不分地位、不分身份、不分大小,展示的是技术,收获的是快乐!人生苦短,伪装太累。回归本真,结识兴趣相投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无论身在何处,开心过好眼下的日子。
          “啪、啪、啪、啪”,棋子砸在棋盘上清脆的声音又重新响起来,在寂静的夜传出很远很远。 酷热的夏夜,我听着这清脆的落子儿声安然入眠。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0-19 14:4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