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首页

胡云琦的个人空间 http://www.zgsglp.com/?2680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散文)半湾思绪

已有 37 次阅读2018-12-6 07:51 |个人分类:胡云琦个人诗节

        一棵一棵冬天开花的枇杷树,全都在夏阳炫彩光灿的金瀑里,成熟了它们酸甜酸甜的果子。石榴、橙红色的、淡黄色的小喇叭;仿佛无词歌一样抒情的协奏曲,正在经典地酝酿收获中颗粒晶莹的珠玑......
  生命的精旨,每一次蛇蜕糙旧的灵动;都在诠释更新的竞技。
  隐忍,不断为心中的努力找寻突破的良逾。任极超越的透视,纵横天地。坚持的含义,应是穿透层层浊霾,依旧透明的雨——
  枯腐如叶,逢秋零落;那一些隐秘、不为他人洞悉的灵魂自滤。必将汰除沉垢的垃圾。

  尊师自然,细观野蜂突被花香熏醉的刹那,还有小龙虾挥舞双钳的兴致。
  小潭中有鱼,有绿粘膜一般密布苔衣的石头房子。
  晨昏偶去的湖边,现在重组了白鹭鸶连同七彩睡莲的热剧。
  ——在那里,广玉兰厚厚的油光可鉴的硕叶,还未捧起大朵大朵的瑞丽;蛇,湿地里的弯曲活像一段会行走的绳子,或者一段饰有阿拉伯数字的软尺;我无法知道它从林荫的隙缝间抻出自己及至溪边,丈量过多少危梦之距。你知道吗?

  树冠的云中,有一些啾啾啾啾的绣眼雀呼应跃起,地下有未婚先孕的窃鼠躲伏在隐蔽的洞穴里生育。
  小茉莉尚未绽蕾的前夕,就已被黑黑的沉渣泛滥的腻虫粘满半弯的绿枝——
  生活中没有绝对的完美,只有更高尚的风雅陶冶情趣。
  白驹过隙,时光匆匆的翙翼永不静止;呆傻稚拙、远比笨鸟还笨的我们,又岂敢放慢追逐的步履。
  叶子和叶子打架,小草同小草争执;因为这是一个群体空间。所以,无论你有多大的本事,你都不能太过份地放纵自己——
  收敛、节制,适可而止,是对他人的诚敬;也是自我知之的自我认识。
  
  若给精神营造良好的去处,或临一泓澄碧的浩淼;赏万里银波涌向天际。展开双臂,试把无垠的雄浑当作泳池——这太奢侈!
  其实我忐忑的索求,总是刻印在桃花绯红的江湾里。
  我站在这里,直面沧海桑田无法算起;我站在这里,我只要手执冰啤,速写半湾柔媚的恬怡、秀影倒立——这也恰恰就是我“半湾的思绪”。
  既然参与,就不敢说无争于世;无论渴望获得的焦灼多么强烈,我都希望人人拥有这样一隅可以闲暇静思的纯净水域。我在这里、无人知晓;无人问起,就像得一小我天地。可以想想苏武牧羊、姜太公钓鱼;时常也会想到天下大事。
  继国家摆脱贫困落后状态、进入小康社会以来,随着国民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物质文明的迅猛发展、让我们遭遇了物价不稳、贫富差距、天灾人祸等现实难题。
  随着岁月的流逝,忆苦思甜的训韬已成历史。贪图的瘟疫,频繁地考验着执政的廉洁。利欲往来间丑陋的交易,劣质的积癖、成习的享乐,狭隘的利己。林林总总、比比皆是。
  “有钱的姥爷”掌控着楼市,“堂上坐”着公款的宴吃。
  曾几何时,对金钱的痴迷,导致了信仰沦丧。那么多身在重位、担任要职的官员不计后果,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利用手中的权利,徇私舞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不计后果、孤注一掷的火中取栗。已不仅仅只为充饥......
  须长治、方能久安。
  以史为鉴、一代不如一代的没落,最终破败覆灭的大清帝国,何尝不足以让后人反思?
       从“远华走私案”的侦破,到薄熙来的锒铛入狱;“路漫漫其修远兮”,红色执政党时时在探索中不断努力。
  
  ——过多的神驰,似乎忘却了空腹的自己。
  我来时,我是半湾的主角;我去时,我只是看客而已。
  湖边一条浅浅的水域里半露着好多可以下酒的螺蛳。因为天气太热,苦夏的水流也只好力抵干涸的威逼,忍一时算一时的瘦弱下去。
  小时候在一本厚厚的《十万个为什么》的大书中,读到过这样一段故事:据说河水欲干的前夜,会下一场大雨。河中的鱼,都会在那场救命的及时雨里飞离困地......
  天哪!
  ——那是何等美妙精彩的佳景呢?
  从那时起,每当发现小河或者浅池行将干涸的时候;我都会手持电筒,傻傻地等在那里。
  我想看到那比流星雨还要神奇的璀璨迷人的夜空飞鱼——
  可惜、我眼中的小鱼根本就没有书里面描述的本事。他们只会在枯水的河淤上乱跳;而且很快就会被獭鼠鱼鹰分食。
  我不知道这无奇不有的世界,有没有人看到过辶哿槎娜河愫峥斩淖忱觥N疑踔撩挥锌吹焦锩虢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2-16 06:4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