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5|回复: 2

任何一阵风吹草动,都是神的恩赐——读宗小白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4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宗小白是在一辆行进的车辆上,那之前我正试图寻找窗外“火红的乌桕,金黄的稻谷,或者一切可以打动我的秋天景象”,然车辆呼啸而过,使一切景观都模糊成影像,近似不曾出现过。我很失望,更失望的是,我感觉自己的内在正在钝化。几乎再难以觉察一些不易觉察的风吹草动了,乃至必须借助于强烈的视觉冲击。
    手机中出现韩总发过来的宗小白系列五十首。只是不经意浏览,当做旅途消遣。
    然后我发现了她带来的风吹草动——先看下面两首:

野花

不知名的野花生长在道旁/风一吹/它就点点头/再一吹,它又点点头/它见的风/多了/没有哪阵风/吹倒过它/倒是那些风/吹着吹着/就不见了

城市的雨

城市的雨/无非就是这样/伤感起来/就替高楼切割过的天空/哭一场/替马路上/城管追赶的小贩/哭一场/替路边光着胳膊/面无表情的乞丐/哭一场/城市的雨就是这样/常没来由的/关上窗户就哭/惹得我们现在/谁也不去管她了

    不说诗歌本身的好坏与优劣,我只是从中感觉到了一种生命力的呈现。那些花谁没见过,那些雨谁没听过,可是,我们在司空见惯中早已经让花只是花,雨只是雨,或者花不再是花,雨不再是雨。我们感觉的失灵和内在的麻木,让一切事物客观化,客观的失去跟自己发生联系的可能。而我们自己也就在这种貌似客观中一寸寸的死去而不自知。
一朵花为何不断地点头,一阵雨为何不停地发出哭声?比如和象征似乎总是蹩脚的。然而感受却可以让生灵活过来,进而激活更多的生灵产生共情。

正如我的异国兄弟葡萄牙著名诗人佩索阿在“现代诗歌的任务中”所说:扩展感受力,使其复杂化、理智化,尽可能完整地成为宇宙、生活和心灵等所有力量的共鸣器,这是每位现代诗人的任务。

再来看看下面两首:

樱树

我曾仔细地/观察过一株樱树/她的枝、叶/花朵触碰的天空/周遭的蝴蝶/风,从她绽放的第一瓣/一直吹到/最后一瓣/我请求一株樱树/在四月/给予最明媚的印象/我告诉一株樱树/那时,会有很多/像我这样的雨滴/带着熔化的双翅/赶去看她/他们心怀流水/遇见美丽的事物
会心动,难以自持/悲伤,不能自已/

松果

现在/让我们来爱一颗松果/从它被风吹落的那一刻爱起/看,它不甘心的躺在草丛/露水打湿了它/使它真的很像刚来到这个世上/哭得全身湿透了的/一颗心脏

现在,让我替你捡起它/将它放入一只布袋/模仿你从前和我一起散步时/小心翼翼的口吻:/当心啊,它已完全没有力气/再承受任何一次/坠落

    这两首都写得有些悲情。但整体采用的都是冷静的叙述笔调,借助的仍然是自然界中的景观。有致幻效果的樱树和容易被忽略的松果。前者使我想起加缪的那句话:“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美。就是它让我在某些人面前变得很脆弱。”。美让人脆弱,美让人不能自已。
而美的幻灭更是如此——人们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我们何曾仔细看过一棵樱树的起起落落,明明灭灭。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看到樱花的艳与寂,但我们很少关注它生长中的细微声响。
    “让我们来爱一个松果,就如同爱一颗哭得全身都湿透了的心脏。”看到这里时我的心脏被沉痛的撞击了一下。一些不愿也不能再提及的往事瞬间就结成了这样一颗松果。
    我们爱它,从它被风吹落的那一刻起——尘世间,我们都曾被吹落过,都曾渴望被爱护,但我们却只能接受被湿透了的命运。但即使这样,我们依然会小心地拾起它来,放入一只布袋。——松果从被吹落,到躺进草丛,到被打湿,到拾起这一连贯的动作,构成的风吹草动和复归宁静,仿若人世间的坠落得到了神明的眷顾和恩赐——是神允许这一切发生,并予以恰当的救赎。
    请看下面这首:

澄明的秋天

澄明的秋天让我开始学习/赞美。赞美一群蚂蚁/搬运树上落下的果子/赞美一阵秋风晃动树叶/布谷鸟“不古不古”的啼叫/那些不合时宜的言论/松针一样落在寂静的山林里/赞美秋光透过密林/洒在几株低矮的灌木身上/它们老得掉光了叶子/为一旁更小的野花/让出/薄薄的光阴

    ——如同某种回应,如同一种不自觉的爱,澄明的秋天使万物都蒙上了特有的光辉和恩典。那会儿我朝窗外看过去,一掠而过的树木,田野,包括房屋和远山都在一种薄薄的光阴之中对我的心灵发出柔性的邀请和召唤。

    下面这一首应该是写爱情的:

甜酒

你不喜欢那种味道/那种/我喜欢的味道/所以你不肯喝/于是/我一个人喝/甜酒使我们/
产生分歧/如果没有甜酒/我们不会意识到/这种分歧竟然/藏在酒里/我们会以为/它一定藏在/其它难以发现的/地方/而不会/这么轻易地/出现

    如果是一部电视剧,我们可以取名为,《一碗甜酒引发的分歧》,然而它是一首诗歌。我们从中看到难以觉察的苦涩与悲凉。爱情的分歧和被磨蚀总在不知不觉的细节中而不是惊心动魄的大事件里。
    类似的敏感和觉悟经常性地出现在她的诗歌之中,使之细微,也使之宽广——因为她关注的除了个人的爱恨情仇与风花雪月之外,还有由此及彼的众生悲喜。
    比如:



如果你像我一样,经常路过八佰伴商场/就会时常看见那个女人/如果运气好,冬天的午后,有点阳光/也会像我一样,不知不觉/把她的头发,看作两股黑白丝线/当然,观察得再久,你也不会记住她的脸/只有在接她找回的零钱时,你才有机会,见她抬头/不过,转瞬,你就将她的脸、表情/还有头发什么的,完全忘光/你只记得,这个坐在大厦楼宇下/靠织补为生的女人,一双手,冻得通红/就像,我记得的那样

我想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只指向一颗敏感的心灵,最终激活的却是一类。
我们待在自然中,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神之子,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陷入沉睡。借用一些诗歌,我们重新得到恩典。那是一些:慈悲心涌起,“要有光就有光”的时刻。希望我们更多的时候我们被这种内外交融的神性之光所唤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5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共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受教。很好的诗,很好的解读。谢谢小白和文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6-21 10:3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