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42|回复: 70

2016(第五届)中国好诗榜上榜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第五届)中国好诗榜上榜诗歌

(2017年12月30日发布于海南兴隆)


野花

宗小白



不知名的野花生长在道旁
风一吹
它就点点头
再一吹,它又点点头
它见的风
多了
没有哪阵风
吹倒过它
倒是那些风
吹着吹着
就不见了


冬赋

薄小凉



来来来,划亮火柴
靠在一起取暖
花影比花朵实用
这个绝望的时代
我们“用一种病治疗另一种病”
天亮就死去
哀悼,唏嘘,掩埋
接受世界最后的怜悯和恩赐
太阳依旧升起
人间依旧迎来一个又一个春天
和往年的,没什么不同
桃花没什么不同
母亲没什么不同
她照常把碟子倒扣在热菜上保温
我从南地来
我从菜园来
一条长满野花和虫子的路
仿佛就是一生
那时我只认识两个男人
父亲和兄弟
那时所有的悲伤,还没来


山中信札

路也



我要用这山涧积雪的清洌
作为笔调
写封信给你
寄往整个冬天都未下雪的城里

我决定称呼你“亲爱的”
这三个汉字
像三块烤红薯

我要细数山中岁月
天空的光辉,泥土的深情
沟壑里草树盘根错节成疯人院
晨曦捅破一层窗纸,飞机翅膀拨开暮色
世间万物都安装了马达

我在山中行走
每次走到末路穷途,都想直冲悬崖继续前行
我已经为人生绘制了等高线
我有地图的表情

根据一大片鹅卵石认出旧河床
在崖壁间找到一脉清泉
在田陇参观野兔故居
这些事情,我都急于让你知道

我要细说峭岩上的迎春花怎样悄悄绽放
有一朵如何从它们的辫子
攀援缠绕至我的发梢

我要写到灌木丛里的斑鸠
我真佩服它们
用最简单词语编写歌谣
总把快乐直截了当地叫喊出来

我要讲述太阳
如何下定决心晒我
从表皮晒至内核,把凉了的心尖捂热
把泛潮的小谎言烘干,等待风化
我接受了阳光的再教育

还要提及
每次经过一座躲在阴影里的孤坟
我都担心墓碑上的某个错别字
会妨碍灵魂远行

我要向你汇报
至今还没有遇见老虎
如果万一相遇,我会送它一块松香
跟它讨论一番苏格拉底

还必须说说令人不快之事
最边缘的一片山峦被劈开胸膛,容纳人类的欲望
动物们植物们正打算联名
起诉推土机

我想说,那些气吁喘喘的问题,我都弄明白了
并打定主意
向季节学习抽芽萌长、凋零、萧瑟,向星辰学习闪烁和隐匿
向地球学习公转自转

最重要的是,我要告诉你
经过了这样一个冬天
我依然爱你

在信的结尾
我要用一粒去年的橡树果当句号
落款署名小鼹鼠

我要趁着这山涧积雪尚未融化
快快地把这封信写好
让南风
捎给你


空椅子

贵州张世德



在院中,我坐过
太阳坐过,月亮坐过,落叶坐过
有时云影坐过,雨水坐过

它是清静的,也是孤独的,风来了
听着树叶的笑声
更多时候,它坐在自己的影子里

空椅子并不空
我不坐的时候,它的怀里
坐着天空


开锁铺的老头

李浔



这个街角  照相馆边的小弄堂里
那个开锁的老头  沉默寡言
也许他就是一把锁着了的锁
紧闭的锁  多少年了
守着房子  箱子  或者嘴巴
也许还会守着耳朵
我不想锁上我看到的事物
许多年了  锁到了他的手里
那些黄铜的  铁的  还有铝皮的锁
就会有了敞怀的  再次恋爱的表情
你还会听到“咔” 的一声
听到这种声音的人
日子一定会开始无限漫长
我已很久没见那个开锁的老头了
小弄堂又长又暗
也许这是老头的锁孔
也许我就是他的钥匙


草木之心

邵纯生



在春天,我关注的事物为什么
总喊不出自己的声音
起身,拔节,返青,发芽
这些蓬勃的向上的事物
总在夜里完成嬗变,或重生
我从早晨的一滴露水接近她们
这春天的体液,在一段暗色的树枝尽头
静心抚弄一只开口的芽苞  
而另一株草本花木掩住私处  
等待夜色早些降临  
我喜欢的事物有鲜为人知的心事  
在白天,她们噤声不语  
藏起低眉,喘息和求告  
藏起起身、拔节之疼  
返青如蛇蜕之疼
发芽开苞忍无可忍的撕裂之疼
疼之后更甚于疼的难受……
沉默亦深潜于我的喉咙   
锁定不可名状的言词  
这个春天我见识了草木的生长
卑微,虚无,却又无比真实——
那令人魂不守舍的隐秘之美


城南旧事

其川



春光已老,春草长了
风在废墟之上打旋,这里
城南一隅,年代不明的一幕
他从旧杂志而来
一个人,站在深深的草丛和乱石之间
在他面前,是一条僻静的河流,对岸
是更为僻静的田野
在他背后,一座空城,遥远,虚无


复活

赖廷阶



泼墨的远山,青绿流泻的深林
擎着花骨朵的枝头
坐在城墙上,不像玉树却在临风的诗人
偏爱叙事,偏爱更改说词
多么诱人啊,一壶小酒
安顿了江山,安顿了嘴边的暮色
让一个心怀死结的人
内心春草茂盛,体外缓缓长出翅膀
城墙上,一只蜜蜂在露水中苏醒


命薄如纸

乐冰



和匆匆的人生相比
送葬的队伍是如此缓慢

无数的弱小者,在低低地哭
我必须忍住另一个悲伤的自己

当生命像一张纸被风吹走
天终于黑了下来


提灯的人

宫白云



黑夜提着白昼
摩肩接踵的人群提着自己的影子
乌鸦提着栖身的树
提灯的人提着尘世——
从一城绚烂中挑出灯芯
从四处的污浊中择得慈悲
当一河的月亮熄灭黑暗
一盏灯模仿神圣
好看的光线从低处
献过来


小学教室

灵鹫



我逛过很多教室
只喜欢一间
它弥漫着泥土味儿  鞋臭味儿
油菜花味儿  栀子花味儿
中午  尖椒炒腊肉的味道也会飘进来
我们可以穿各种塑料拖鞋进入
穿哥哥姐姐的大号衣服上课

教室的外墙用石灰粉刷了8个字:团结  勤奋  开拓  创新
除此之外
再无多余的装饰了
连校名也懒得挂上
夏天  暴雨  碎瓦片  泥泞地
刘小凤在窗台上晒她打湿的布鞋

每到中午
代课老师杨小英就说
背不到作文不准回家吃饭

王小丽的妈妈赶场回来
从生锈的铁窗户给她递进来一个烧饼


威尼斯城

刘剑



那些插入亚得里亚海的木桩
那些来自阿尔卑斯山愈久弥坚  坚硬
如铁的木桩
那些撑起一百一十八座岛屿和一座
城市的木桩

海水里的黑森林浸透了海水的冶炼
浸透了盐的结石和桥的脊梁
我和最早进入你的夸迪人 马可曼尼人
一样   略感忐忑和迷茫地进入你的海盗
进入你的商业  进入你大理石雕刻的城堡

在过叹息桥之前
我一定喝上一杯摩卡或者卡布奇诺
熟悉一下巴洛克建筑风格和威尼斯画派
调整一下呼吸  不让它发出任何声响

蜿蜒的水巷分割着流动的清波
拿破仑宫  圣马可广场  圣马可大教堂
这里的鸽子是全世界最像鸽子的鸽子

广场上的人们任意的谈论着右翼或左翼
谈论着足球  谈论着贝卢斯科尼的狎妓
行为  并无任何非议和嘲讽

细雨飘落  沿着海边的帆影
一位来自东方的诗人
用手指拨弄着琴弦般的雨丝
乘着贡多拉深入威尼斯船歌的尽头
亚得里亚海并未远去  城市已水涨船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睹为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
2017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不为 发表于 2018-1-2 15:58
欣赏点赞!
2017吧?

2017即将开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哦,谢谢!祝福20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祝福,新年新气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就是好诗,看得有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学习,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7-23 08:2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