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63|回复: 35

组诗写于201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常的所思所感,杂得很。2017年六月份才开始写诗,写得拙劣,请多担待。
一股脑就全发了,我也没挑,总之算是一个归纳吧,记录我的成长。

《贤妻良母》

他们说我该找个男人
我不想找男人
他们说你有了男人
从此再不属于我们

我找了个男人
结婚那天
他踩了我一脚
没有道歉

所有的人都来恭喜我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被操
享受一个女人的幸福

他们说我该生个孩子
我不喜欢孩子
他们说等你生了
就喜欢了

就像吃屎
没吃之前
都不喜欢

我生了孩子
把孩子的屎掺在男人的饭里
从此男人再没有回家

孩子成年那一天
剔掉自己的骨头
遗言
送给父亲

我拉开冰箱
看着我的食物
欣喜
终于可以独享

他们劝我改嫁
我哭喊着
发出了今生的第一个
不!
我要做个贤妻良母

《雪》

我不喜欢月亮
它总让我做梦
我不喜欢下雪
它总让我流泪
我曾相信世界的美好
我曾追求永恒的生命
如今我苟延残喘

我在镜前点一根蜡烛
忽明忽灭的烛火中
看见我狰狞的脸


《诅咒》

脑残
碧池
贱女
渣男
傻逼孩子
变态老人
我曾诅咒过全人类
我花掉一生的时间学习忍耐
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
我变成了一只蚌


《肥婆》

面部
是盛开的百合
脖颈
是一截笋
躯干
是一颗白萝卜
四肢
是沉在水底的莲藕
手指根部的凹陷
是结冰的盐湖
整齐排列的脚趾
是剥开的蒜
我端望自己
满心欢喜
他们却叫我
肥婆



《梦》

我梦见
野菊花开了,金黄色
这最后的辉煌

我看见
三角梅开了,玫红色
仿佛永不凋零

野菊花和三角梅之间的千山万水
都记得我的叛离

三角梅总会流太多的眼泪
像个惹人厌的孩子
而我总是
在她哭泣的时候跑出去
对着全世界呐喊
“永远不见!”
“北方的雪!”


《爱》

爱我吗?
爱呀,高兴吗?
高兴呀。
为何皱眉?
因为高兴是上一秒的事了。


《微信》

先把你“取消置顶”
再把你“删除该聊天”
最后将你的名片删除

这样
我就再也不能
看你的朋友圈
给你点赞
给你留言

这样
我就再也不能
犯贱

如果删除记忆
就如删掉一张微信名片
就好了


《三姑娘》

三姑娘的母亲总是两年生一个孩子
直到得偿所愿
生下男孩
最后带着男孩远走高飞

三姑娘上面还有大姑娘,二姑娘
二姑娘养到一岁多
还是送给了别人

三姑娘说:父亲年老体衰,病入膏肓
三姑娘说:骨肉分离之痛,他们饱受折磨

羞耻和惭愧
三姑娘他们家不懂
二姑娘的冷漠
三姑娘他们家不懂
反正他们要的不多
只是想认回二姑娘

三姑娘很悲惨
三姑娘很无辜
三姑娘得到了同情和怜惜

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
三姑娘从梦中惊醒
良心隐隐作痛
月光照着三姑娘的眼睛
层层叠叠的眼皮中
藏满了三姑娘的心事



《兔精》

哀家后院有一片草原
哀家后院还有猪精、狗精
猪精美,狗精俏
她们爱着王子胯下那匹马
不行!
哀家不能输
哀家也要穿水晶鞋,坐南瓜车
等午夜钟响
王子跪在我的膝前
哀家便踏过他的双肩
骑上白马去成仙


《情债情偿 命债命偿》

上帝抱着一个孩子
推开我的门
对我说
我虔诚的信徒
他是你前世的情人
他欠你情,你欠他命
我把他赐给你
他会撒谎,打你骂你
偷看你洗澡,便后不冲厕所
而你不能心生怨憎
唯有去爱
后来我产下一个男婴
不给他穿衣,不给他喂奶
静静的看着他哭泣
上帝失足从云端坠落
虚空里叹了一口气
终于清醒
他的信徒无可拯救


《大姐》

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大姐?
你以为你还是个宝宝
不如先就地撒一泡尿
看清楚你那豆腐渣一样的脸
我怎么会和你是同一个妈生的?
我怎么会有你这种不成器的弟妹?
如果我真的有你这种弟妹
你不会活到现在
你才是大姐
你全家都是大姐


《在新疆》

她用钢筋和水泥,为自己编织一件嫁衣
她用胡杨木为自己编织花环
她的嫁妆是红柳、沙拐枣、沙棘、野蔷薇
她养一只山羊
她停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她不怕戈壁滩,也从不怕豺狼
而是你的暴风雨

2017.10.22


《可惜我是女人》
立下宏愿
此生做一匹种马
能生多少
就生多少
反正
怀孕的不是我
生产的不是我
我只需付出
一茶匙精液
总有那么几个
善良的孩子
愿意为我养老


《阴谋家》

他吼了我
他彻夜不归
他不做家务
我流着泪,想
当初怎么会,选了他
我想起另一个他
在我结婚时,紧紧握着我手
悄声,他若待你不好
还有我,等你
每一年
我小心的打听他的消息
他还没有结婚
他没有恋人
他还爱我吗?
睡不着时,想
这是他的阴谋
让我忍不得
别人待我一点不好
他给我埋了一颗种子
后来,有人的头发绿树成荫


《生旅》

多痛啊!这石子如刀
多黑啊!眼睑的开合并无意义
喉间热血已流干
我疲惫至无法发声
我对一切都没有兴趣
我厌倦了爬行
无所事事
我想着终点
仿佛他永远不会来
又仿佛
他早已来过


《行尸走肉》

无数个日子
我无聊的发着呆
后来
我抱着猫
无聊的发着呆
我们都在走向终点,死因
心碎


《妈妈》

是谁
锁住了你的眉
是谁
让你遮住了眼
你在为谁忧愁?
你为什么无法展颜啊?

鸽子有翅膀
谁都有权利选择飞翔
你伸出手,抓不住它
也不能伤怀它的离去

上帝啊
我想求一把万能钥匙
还要一只玻璃杯
用来装你流下的泪
感到幸福的时候
就舔一舔


《生日》

小时候
第一次从电视上看到别人过生日
他们要拍手、唱歌、吹蜡烛
他们很笨,无法一口气
吹熄所有的蜡烛
如果换成我
一定会做得更好

长大后
我给很多人买蛋糕
拍手,唱歌
看他们东一下,西一下的吹蜡烛
我替他们感到羞耻

七月某日,我特意查过
不是节日
日月水火落于十二宫
紫微天相坐天罗地网,怎么看
都不是吉祥的日子,很少有人记起
也从未有人为我买过蛋糕
我始终无法炫耀自己
吹蜡烛的才能

后来
七月某日同每一个乏味的日子
没有区别
我会在那一天,吃一个桃子
告诉遇见的每一个人
这是王母娘娘赐的仙桃
吃一个
增寿九千岁


《死亡》

梦见了一具白骨,胸口开出了生锈的花
懦弱的罪人,无法愧对任何人
便只好,在墙角里哭泣
一只紫色的瓷瓶,看了一万次
在最平静的时候,饮下
一杯鸩,春天还未凋谢
无人在意一只蝴蝶,曾经路过
仁慈的上帝
再也不会有人背叛你


《雪》

雪很臭美
她要落地
必须要冰做她的地毯
他们占领房屋,街道
鞋无路可走,只好
在雪的脸上
烙下自己的印记
雪伤心的哭了
冰挺身而出
把鞋掀翻,又呸了鞋一身口水
“摔死你这个傻逼!”

2017.12.06



《婚誓》

把你的骨你的血和我的,搅拌成肉泥
混入钢筋,水泥
砌成墙,砌一座房子
我们的孩子可以住进来
可以每天和我们说说话,斗斗嘴
也可以告诉人们
他的房子有守护神


《猫》

眼神阴冷,身躯壮硕
它凶悍,杀伐果断,征战四方
耳朵上缺掉的一块
既不象征与同类战斗的荣光
也不是反抗人类统治的勋章
只是用来说明
它曾被阉割过


《人酒》

蛇是万物之灵
蛇父是这么告诉蛇的
把人类晒成干,泡酒
越健壮的男人越好
蛇父临死前传给蛇一瓶人酒
据说这具人尸已经泡了一百年
千金难买
蛇妻开始嫌弃蛇的时候
就喝一口


《十四岁》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少年买了一把刀,一瓶酒
找最热闹的地方
挥刀
杀了多少人,他记不清楚了
这不重要
浴血的人,瞪出了眼珠,求一个理由
他笑着,说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他洗干净手,穿上校服
同任何一朵鲜艳的花
没什么两样


《雪》

雪很臭美
她要落地
必须要冰做她的地毯
他们占领房屋,街道
让鞋无路可走
鞋只好,在雪的脸上
烙下自己的印记
雪伤心的哭了
冰挺身而出
把鞋摔翻了
又呸了鞋一身口水
“摔死你这个傻逼!”

2017.12.23



《她和它》


1
像一只幽灵
沿着墙根,它走着
其实它喜欢走快些
犹如闪电
它会看见她眼里的恐惧
它走着
走过她的黑发
它帮她舔,凌乱
走过她的嘴
她唯一令它感到愉悦的器官,咀嚼声
她的胳膊圈在腰际,邀请
它走进圈,蜷起身体,正好贴合她的肉
她不动
肉麻了,血凉了
它离开了

2
洁白的砖
勾勒出它日渐庞大的阴影
她的伊甸园不再是乐土
一盆结不出果实的麦草
于春天之前凋零
伊甸园里没有亚当
没有善恶树
它不明白男女身体有别
也不懂得裸体的羞耻
却依然,有了生育的渴望

3
每天早晨,它都要去检查
她死了吗?可以吃肉了吗?
还没死,真是遗憾
每天深夜,她都会做梦
地震,火灾,海啸,洪水,泥石流
她和它困守孤岛
意外的是厨房完好无损
油,盐,酱,醋,糖
就是没有米

4
肉肉,一个人类,隔着笼子在叫
它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
也许是错觉
毕竟人类都是一个样子
且经常更换衣着、发型、香水
它只能从人类手里的食物分辨
是不是以前那个养育它的人
那个人从来不叫
这声呼唤如此陌生
它看着她,你不哑,为什么从不开口?
太悲惨了
它还活着
她也活着


2018.1.3


《我》

因何而生?因何而诗?
既不要钱,又看轻爱
该笑时哭,该怒时笑
我有木马,谁敢解读
我就,传染他

  
《预言》

霍金说
人类将在二百年内灭亡
我掰着手指慢慢的数
哭得像个孩子
太晚了
你来的太晚
我还想
殖民火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如头像,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有诗歌的天赋,就不要放在没有阳光的地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写这些,你觉得很有力,其实,像个犀利哥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起个骷颅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逼你看啊,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庭芝 发表于 2018-1-13 14:13
没逼你看啊,再见!

刺激一下,就受不来。不好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去先锋派发发吧。那里前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了,你是男人的口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山雪豹 发表于 2018-1-13 14:00
如果写这些,你觉得很有力,其实,像个犀利哥罢了。

从来没想过要写什么有力的东西,我的生活中也没什么让我感到有力量的事物,我只是写了自己的生活感悟罢了,我当然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就像一个社会中正常人总不待见精神病人一样,我希望网络就像社会一样,即赞许阳光的人,也容得下不阳光的人,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活在阳光下,如果容不下,我会继续寻找,总有容得下我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0-20 05:4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