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397|回复: 25

国际微诗大赛【太平洋赛季】终审评委投票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际微诗大赛【太平洋赛季】终审评委投票贴
一、根据组委会意见,初审投票3票以上作品进入初评(总计107首,其中国内101首,国外6首);
二、投票时间:4月16日-25日,每位评委投国内部分15-20票,国际部分3票;
三、非大赛终审评委请勿跟帖。


国内诗人作品(按初审得票数排序):

475 桃花

我出生那一天,桃花开得正艳
我新婚那一夜,桃花开得正艳
我死去那一刻,桃花开得正艳
她们分别是——
我的啼哭,落红,和遗言

14


我在左边,你在右边
孩子睡着了,就在我们中间

这样多好!一床被子就够了
三个梦都很温暖


346
◎个人简介


学过画,教过书,乐痴,路盲,笨蛋
被男人骗过,让小贩坑着。喜欢窄巷,花瓣
怕海,怕地图,怕没好吃的
我快乐,年轻
我的身体比诗好看

51
手艺人


骨科医生和木工都是手艺人
一个在身体上敲敲打打
一个在木头上敲敲打打
很明显,木工的技艺更高明
因为,我们从没听到木头喊疼


467
城镇化


最后,我们不得不虚构一切
虚构炊烟、田野 、老屋、水牛
或者,虚构一堆堆坟土
用以安放,早已无处安放的
乡愁

345
◎苍蝇和地图


一只苍蝇,在地图上,肆无忌惮
一忽儿山东,一忽儿上海。一忽儿河南,一忽儿湖北
手持蝇拍的人,反而无地是从
拍死一只苍蝇很容易。可它死在哪儿
都会留下一堆不易清理的污渍


49
收门票的草堂


一千多年后
杜老先生怎么想得到
他那几间为秋风所破的茅屋
会成为创税户

84
《上梁山》


读完水浒,水缸里都飘着酒香      
若我生在那个朝代
梁山
定有一百单九将

131
旧报纸


国事 不知谁早已撕掉了
粮食和蔬菜 被过冬的蚂蚁搬走了

一个乞丐捡起 揉作一团
一脚踢得老远老远
像是要踢走上面的坏天气

9
光棍村


他们欠祖国一份安分守己
祖国欠他们一个女人

这里,家家户户都养狗
家家户户养的狗都咬人
其中,王寡妇家的狗咬人最凶

96
点灯


我请求地下的小虫子们
啃噬父亲,四十五岁的身体时
要轻些啊,再轻些

不要把他骨头里的灯芯咬断
他还要续命,照亮回家的路

442
悬空寺


挂在峭壁上的寺院
跟挂在墙上的篮子
有什么区别呢
菩萨,回到庙里
如带泥的红薯来到篮中

370
垂钓

那位垂钓的老者
整个下午,坐在蓉江边
一动不动——

他的身影,多么像时光抛出的一粒鱼饵
等待黄昏咬钩

78
给娘添坟


娘,一辈子活得委屈
总是抬不起头
今天清明节,儿子
给您添一个高昂的坟头

比老村长的还高

296
◎史记


读一次
命根儿断一次
有时,两只食指
掀不开一张封面,总感觉
上面放着两粒鲜红的睾丸

473


日本老兵茅田幸助,知道自己来日可数
八十多岁那年,来中国狼牙山
给被他逼迫跳崖的英魂,谢罪

面对棋盘陀,他颤抖着扑通跪下
从膝盖到地面,距离一尺。用时:五十六年


26
大开元寺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
从一处佛堂,拜到
另一处佛堂
像一炷香火在走动

101
棉花地

父亲来到棉花地里
一座雪山高过所有的白

139
一条河流的消失


它飞起来了,
像一只鹰,飞入了秘境。
河床内的卵石原谅它,
纠缠半生的水草也宽恕了它。

毕竟,一生匍匐在大地,未曾直起过腰身。

156
无题

死神赐我绞索
我却用它努力攀援

171
原   罪

            
屠刀的味蕾刁钻
喜欢味道鲜美的事物

羊的眸子是澄明的湖泊
把刀上的血迹,洗得
干干净净

186
胡杨


大漠里的骨刺
梗在
风沙的咽喉


229
   表白


一而在,再而三的表白
“天下为公”
看看这牌坊背后却是:嫡传


444
父亲的蛇皮袋


蜷缩在角落里,咬住我敏感的神经
这条生活的响尾蛇,已趴在父亲的后背多年
毒液殃及颈椎、腰部、腿部
直至注满全身
蛇皮袋陷入脖颈越深,父亲就越用力抓紧

454
中国诗人


他们,不喝下午茶,不打壁球
很少去健身,也不参加游行
他们要么流浪,要么在工厂里与机器为伍
他们喜欢把自己藏起来,他们不好意思
说自己是诗人

466
孩子


今晚,月亮依旧明亮,明亮中带着黑暗
今晚,风依旧清凉,清凉中带着温热
孩子,你今晚依然微笑,微笑中带着忧伤
忧伤的你,吹着晚风,在看月亮

476 节日

节日,是日子在时间上打的结
小结连着大结,大结连着小结
攀援而上

流年光滑
时间,在结上停停再走

7


写在老家的墙上
一念出声来,心就碎

18
一家人

跛脚的爷爷   在劈柴
腰肌劳损的奶奶   在烧火
爸爸  妈妈   外出打工
七岁的小姑娘在土炕上  写  a  o  e
鹦鹉在学舌   爸  我  饿

40
燕子

平房墙上已刷出大大的红色“拆”字
飞来的燕子仍然在叼柴衔泥
将檐下的旧巢加固

46
《乌鸦》


我只想多陪母亲说会话
院子那么空旷。说什么话都行
窗外怎么会有乌鸦

我只想多陪母亲说会话,院子里有雪
窗外怎么会有乌鸦

80
伤疤


每次从矿山回家
母亲总要在我身上找伤疤

这些在我身上已不疼的伤疤
会重新疼起来

133
北岛印象

一个觉醒的诗人,接受飞鸟的纸笔
一个孤独的剑客
在诗集里刻下一个不言苟笑的名字
北岛,也许是南方夏天签下的最后一个秋词

149
我为战争盖上白布


硝烟,从叙利亚逐渐包围过来
盖上吧,很轻的网,很白的布
这么多的手
谁来再抱一抱他
已经再也容不下一粒米的重量

158
星星


它们在天上
唱光明的赞歌

哪管夜的黑暗

192
冬日黄昏


一片银杏叶

轻轻飘落在
它夏日的影子上

267
◎补牙


这些年,咬牙切齿的生活中
一口好牙已严重受损。时常用锥心的疼

干扰梦境。必须要补好它!未来的日子里
还有那么多难啃的骨头,等着我

290
◎一代人


他思考过,他从酒里看到火
他醉于父辈留下的宿醉,并从中摸出
作案的凶器,荒谬的辩词
和一颗
清醒得要命的心


309
◎下午


整个下午
两只麻雀蹲立枝头
背对着夕阳,一起说长道短
我是个局外人
被晾了

342
◎父亲


年逾古稀的父亲越来越偏心
村庄版图上的那些乔木灌木,粮食果菜
甚至疯长的杂草

父亲都能在第一时间清晰叫出
它们的乳名

414
距离


其实我们离得很近
在咫尺的梦里
只隔着一个明晃晃的白天


16
黑名单上的人


一年合同半年解雇了他们
多数农民工倒霉认栽 仅有几个上诉赢了船厂

第二年某人又准备欣喜上岗
船厂电脑显示
这次他输了 莫名其妙的纳入黑名单上的人

32
我国


我国是高等学府
老子、孔子是终身教授
青铜的光芒亮彻暗夜。人民
一年年书写春秋

38
《拜水》


越来越远了,人烟稀少
仿佛就要与世隔绝
从石缝间渗出的水,面盆一样大小的源头
刚好盛得下一张慕名而来
风尘仆仆的脸

45
换汤不换药


一个药罐子熬一剂补药
人人都分一杯饮
胃大的量多嘴小的量小

有人发现炉火不旺药汤渐少
加薪补水继续熬

57
哭泣


春天为风沙哭泣
森林为伐刀哭泣
麋鹿为猎枪哭泣,鱼为刀俎哭泣

深夜,一座民房在一台挖掘机前,停下了哭泣

62
挑担


日子 一摇一晃
往筐里加了块石
稳了很多

64
农民工


一手拿镰刀一手拿锤子
在梦里
自从架起江山
就再也放不下来

65
光明是飞蛾最美的晚餐


飞蛾扑向火光
燃烧着的翅膀让光明有了味道
对一只飞蛾来说,光明是最美的晚餐

76
太平洋


真正的深水区
还好有边际
连着东方西方
两边都在说
回头是岸

104
萤火虫


好多夜晚,都太黑了,没一丝光明
——星星和月亮都不可靠
所以最后,它,点燃了自己

125
领悟


不读书该多好,像头猪一样,
吃、喝。临了一刀。

不必每晚瞪着天花板失眠。
让平等、民主等词,
将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肢解。

134
施虐着


他把烟头吸得通红,逼近一只蚂蚁
欣赏它在无法逃离的高温下
挣扎,抽搐,扭曲,变形,直至化为灰烬

也许,此刻
他正幻想自己是古罗马暴君

142
惊蛰


在北方,融化的雪水滴下屋檐
节气,总是会有清晰的回声

我们所预计的死亡,有些发生了

但大多没有发生。南山的
阴影中,站满了迎风生长的沉默树木

198
“农民工”三字


拧一拧





218
小 草

我误入兰花盆中,他们
把我赶回原野。他们
只知道兰花的尊贵。不知道
他们喝的牛奶,是我的鲜血

219
服务


为你
脱去衣服
然后
再为你穿上

237
高速路上


先来后到。在高速入口
我们排起长队
等大雾先走

256
七十年代


一瓶蓝黑墨水用光了
母亲把墨水瓶
改装成一盏煤油灯

到现在我还记得
那灯光是蓝黑色的

265
◎春日即景


河对岸的草地上,躺着一对好看的情侣
阳光围着他们,像镀金
三月的淠河,河水慈祥
它们变浑,庇佑产子的鱼群
它们变宽,隔开渡河的人

269


我是第三次下跪
跪过天地,跪过父母
要跪心头的一汪清水
祖宗八代,兄弟姐妹
后世子孙,清澈明润

281
故乡


故乡睡了
而我
却,一直醒着

324
◎家


你爸呢?在广东打工
你妈呢?也在广东
你怎么不去啊?
我守着家和奶奶!

359
◎阿Q新传


阿Q不识字,每天在街巷蹓跶
听市民责骂世道,他也跟着骂
蹓着骂着,骂到了官府衙前
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公开对抗,伏法
画押时,他还敢嬉言:让我画圆一点

360
脚手架


才进城一天,我的农民兄弟就信基督了
他在脚手架上叫喊,“我是耶稣”
旁边的兄弟笑了,“我也是耶稣”

将脚手架砍断,就是一个个独立的十字架
去看望他们的时候,仿佛我就在教堂

404
现场


先是左边的
再是右边的
血淋淋的翅膀,被硬生生撕拽下来
围观的孩子们嬉笑着
——当然了,这又不是自己身上的翅膀

408
哑人

一个
不停从内心深处
向外搬运石头的人

石头
替他说出了一切

455
爷爷说


我的牙齿
比结绳记事更古老
它是我先辈种下的
一颗小白菜

6
人间烟火


是谁把酒问青天?

是谁欲穿破沉闷的浊世?
重锤接踵地敲击着天空的牛皮鼓。

13
挡道的黑狗


闭眼睛装腔蓄势
瞪眼时,才能吓你一跳

22
寺庙


嫖客土匪贪官苍蝇鸟粪可以进
猪 牛 羊不能进  
屠场的叫声不能进

42
年后出行


路越来越宽
车越来越多
心越来越堵

59
我们像流沙一样


当我们老了
一粒一粒沙子就会流到天上
瞧,那星河

77
《结石》


你走后,很多誓言
像卡在心口的石头
无法消化,也无法吐出

82
太平洋之恋

多么高远的视野,多么辽阔的胸怀
情之蓝,时而波光粼粼,时而汹涌澎湃
第一岛链,第二岛链,天然的挂件
和谐,包容,海纳百川
潮起潮落,浪花朵朵,都是来自五湖四海

120
煮饺子


水被烧开
大家在锅里
翻滚挤压甚至打斗着
就都混熟了

126
茧子里的乡村


茧子是洁白的,有云住在上面
抽丝的过程
就像抽拉编织在茧里的炊烟

136
北斗


母亲永远抹不掉的八颗泪水
七颗在天上
看着地上的那颗
流浪

155
我的女人


她不胖,也不瘦。她爱喝酒
她在易安的词中凭阑。我在后现代活着,考试,工作,和她结婚生子

对门的二嫂一直笑我
说我这么多年从没吃过饱饭,我呸

157
屋顶上的雪


覆盖住碎石、杂草和灰尘
耀眼的白,惹得孩子
在十三楼的窗前欢呼雀跃
我不能告诉他,总有一天
老天爷还会把它们接到天上去

166
对弈人生


奕局已成,你我纷纷赴约而来
一子动笙箫,织一望桃红柳绿
再落惊风雨,将军踟蹰马上行
三子西月沉,独自夜深看花影

177
旗帜


所有的旗子都准备好了
该挂的,该举的,该扛的
现在,他们唯一没底儿的事是
风的方向,能否被彻底掌控

185
牡丹帖


“在哪里?”
蓝月亮攀上白雪塔

“后来呢?”
一尺红压住万卷书

196
村  庄


是一只窖藏暗伤的酒瓶子

年前,满满的
过完年
又空了

212
民情


都过上好日子了
有房有钱……
不信——看报

220
结婚


妈妈说:是被骗
爸爸说是春风得意
女儿说是爱情
老祖母说:
是传宗接代

251


写一些词句
理性,或非理性
充斥其中

263
春天


赤橙黄绿青蓝紫都出来
开会了,喜怒哀思悲恐惊们先静静
发言者只有一个,美
来代表父母和孩子们说说话
小蜜蜂努力地唱着歌,奔波在永远的正道上

271
雪夜


和父亲走的那天一样,整个村子都白了
尘世清冷。没有人在意父亲在山里
又长高了几寸。在西屋的二楼上
二姐的红眼病尚未痊愈。大姐
一遍遍擦拭往事。泉涌 无声

283
◎暗恋


丢散在教室走廊上的雪花膏
我把她
藏进了身体

284
七月七日


七月七日,小暑,宜祭祀,
晴空万里,举案过顶,祭拜鬼神,
这天是个杀人的日子,
历史被剔出骨头,
卢沟桥堆满了鬼和魂,血和耻。

287
◎苏小小墓


据说曾几度毁损
文革时又被砸了个稀巴烂
看着墓前这一大圈表情各异的人
我心一悚,仿佛他们是来
掘墓的

343
◎门        

打开门
他看见二十年前的自己
正夺门而出
跟现在的他
撞个满怀  

344
◎在人间


温柔而不惧变形,像一块块补丁
将人世冷漠的心墙点亮。
那是一道道伤口
从我们灵魂深处逼出的光芒。

364
◎母亲的白发


从我离乡后母亲每唤一遍我的乳名
她的头上就会多一道月光
这温暖的白
总会在梦里照亮我回家的路

380
台风中的树


有的树   顺势低头  三呼万岁
既能保全性命,接着还有雨露滋润
有的树    昂首对抗   试图一搏
就会遭受拦腰摧折
甚至连根拔起的噩运

383
天花板


天花板是全透明,我正见上面的人
用酒嗝喷绘我的命运,三脚并作两步
我循梯,——公平的实心阶梯
却用尽吸奶的劲,跨进了原地
哦不,阶级!

426
敲门声


他在墙上
画了很多门
然后躺下

半夜
响起剧烈的敲门声

429
遗嘱

最后,他希望再看一眼老屋
向被他伤害的世界与人道个歉
让儿子把抽屉里的花籽种到菜园
他希望大家都忘了他,让他和野草
长在时间里,在荒野,静静的。

440
最美的遇见


每一滴水,都是一座庙宇。

我在喝水中修行。每一次喝水
都是在用心拜菩萨。

453
村里的入殓师

他是一个瘸腿的老光棍
村里大人谢世或孩子夭折
都是他给净身,穿衣,入殓
临终之前,他衣冠整齐地躺在棺木里
闭着眼喃喃自语:请你们帮我关上门


国外诗人作品(按初审得票数排序):

1

False Expectation
[Austria] Kurt F. Svatek

The door opens
and closes again.
But no, it was only the wind.


错误的期望

门开启
却又关闭。
然而不,那只是风。


2Man
[Albania] Jeton Kelmendi

Having seen his shadow
The man’s body asked him
Why he wasn’t
Somebody else


男人

看过他的影子
男人的身体问他
为什么他不是
别人


4

俳句

たかはし むつお


帚草抜かれねば夜も雲を掃く


俳句


因没拔掉扫帚草,它才打扫夜空云。


5
Haiku: The Internet

A seductive whore
Everybody likes to fuck-
Don’t get fucked by her!

(希洛西英文原创)

俳句:互联网

人人都想搞
一个迷人的婊子——
别被她搞了!


6
梦的奋斗

路远不远只因我梦
道难不难只因我心
江山多娇 奋斗才自豪
那些让你热泪盈眶的
才是你最想做的 不是吗?

The Peach Blossom
By Xu Jiantong

The peach blossom was in bloom the day I landed.
The peach blossom was in bloom the night I married.
The peach blossom will be in bloom the moment my life is ended.
The peach blossom in bloom ——
my cry, my blood, and my last word.


3
俳句

たかの むつお
                           
緑夜あり棄牛と知らぬ牛の眼に


俳句

不知遗弃身,牛眼映夏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345,49,51,9,96,290,155,212,220,343,22,360,359,219,64,287,467
国际:4,5,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09: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475,14、51、467、49、9、296、473、220、444、454、7、18、57、142198、324、344、284。  國際:4、5、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 475  345  49  9  7  158  32  45  76  219  237  22  136  212  196    国际  4  5  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125、267、22、343、3、4、5、7、9、14、440、429、343、220、212、324、219、158  32  4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20: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475、14、51、467、9、96、49、370、101、156、476、40、131、442、78、473;国际:4、1、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诗人作品
360/脚手架
426/敲门声
346/个人简介
18/一家人
309/下午
364/母亲的白发
324/家
453/村里的入殓师
237/高速路上
265/春日即景
125/领悟
78/给娘添坟
454/中国诗人
51/手艺人
229/表白

国外诗人作品
1/4/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诗人作品:
26大开元寺
475 桃花
467城镇化
131旧报纸
96点灯
370垂钓
57哭泣
78给娘添坟
360脚手架
80伤疤
22寺庙
136北斗

国外诗人作品:
4俳句
因没拔掉扫帚草,它才打扫夜空云。

3
俳句不知遗弃身,牛眼映夏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475
467
345
131
96
78
296
171
46
133
342
57
65
218
408


1
2
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7-20 01:1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