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6|回复: 5

青花瓶碎了,还有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2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花瓶碎了,还有诗歌
——写在柳成荫诗集《青花瓶的一瞬间》出版之前

冷梅


       几年前,我为柳成荫的散文诗集《那一片海》写评论时,曾为柳成荫对文学的真诚而感动。现在,他又要出版新诗集了,作为他多年的诗友,我感到由衷的高兴。他嘱我为其新诗集说几句话,我自知人卑言轻,恐怕不能为其起到明显的推介作用,但盛情难却,只好再扎进文字堆里凑一次热闹吧。
       柳成荫将其新诗集命名为《青花瓶的一瞬间》,是否有这样的隐喻,青花瓶是高贵的,又是易碎的,因为易碎,所以显得更加珍贵,青花瓶的存在本身并没有特别的社会价值和意义,其收藏价值和摆设的作用只有某些爱好者才能真正理解。青花瓶的形成可能凝聚了许多人的血汗,它存在的一瞬间是走向永恒的一瞬间,只有走向永恒的青花瓶才拥有升值的机会,也才有存在的意义。诗歌亦如此,它应是人们高贵的精神圭臬,只有在懂得珍惜的人们眼里,诗歌才有存在的意义,才可能走向永恒。但诗歌也是易碎的,许多人只是把诗歌当作情感宣泄的工具,有意无意地淡化诗歌的审美功能和社会功能,大有纯粹为诗歌而诗歌之趋势,或假借诗歌的名义附庸风雅,或打着诗歌的旗号捞取名利。反观当代诗坛,真正的诗人是沉静的,某些浮躁不安的所谓诗人却处心积虑,到处扯大旗占山头,随意命名诗歌主义,似乎不来点特别的动作就不过瘾,生怕没有人发现他们关注他们,更怕没有人知道他们曾为“诗歌事业”作出了多么重大的贡献,甚至有人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自己就是某一地区乃至中国诗坛的代言人。而近几年来出版的诗集鱼目混珠和诗集著作者日益低龄化现象的产生,恐怕与某些人的卖力叫嚷有关,这些是否符合“诗人出名要早”的新诗观呢?卑人不敢妄说,只是觉得诗歌真的易碎,已到了相当脆弱的地步,必然会让太多的人有机可乘了。这是题外话,不想扯远,还是来谈谈柳成荫的诗歌吧。
       柳成荫是沉静的,他写诗已有十多年,十几个春秋过去了,依然在诗坛中默默无闻,这不是说他的作品质量有问题,而是指他比较低调,不喜欢到处凑热闹和喧嚷。在他的许多诗友已沉寂下去的今天,他还自嘲有幸成为“半个”诗人,一位谦虚至此的诗人,我们有何理由去怀疑他的诗人身份?其实,是不是诗人,不是谁说了算的,更重要的是拿作品说话。或许,柳成荫会认为其诗作的命运就象青花瓶,或存在一瞬间,或走向永恒。在浩浩的诗歌长河中,能走向永恒的诗作毕竟是极少数的,但于诗人而言,时间的流逝对其作品是否有轻微或深刻的影响,极其重要,那怕在世间存在一瞬间,也可以说是对其生命的一种永恒的延续。柳成荫不在乎他的作品是否获得世人的惊喜或者漠视,只在乎心灵的结晶能闪烁自己灵魂的光芒,当这光芒微弱到不能照亮别人时,就照亮自己,甚或黑暗的或丑陋的一面吧。诗集的第一辑《遇见一盏灯》就有着明显的提示,这盏灯是什么?或者是艺术的指引,或者是爱的指认,或者是某些理想主义的确认,也有可能是兼而有之,总之是诗人心灵中的一盏明灯,引领诗人去思索去奋进,有了这盏灯,诗人能在迷惘中辨清方向,能在困境中坚定信念;第二辑《黑夜,或许是白天的瞳孔》就有点“黑夜给了我黑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的味道,但柳成荫所处的环境不同往日,他试图把在黑夜中(或黑暗中)找到的东西,呈现给并未迷濛的眼睛或尚有良心的心灵,甚至把某些事物的阴暗面予以无情的揭露,足见诗人的清醒;第三辑《母亲的土地》是对生命、故土、亲情等的沉思,是诗人真情的流露,色调不太鲜丽,但读之有凄美之感;第四辑《闲花落雾间》是画配诗之作,写得隽永秀美,第四辑《村子里的寓言》是写故乡的一些传说和佚事,甚有趣味,这后两辑是诗人的一种大胆尝试,其探索是成功的。以上说的是对柳成荫诗集的初步把握,不知说得是否到位?
       据说,柳成荫平时事务缠身,常于夜澜人静时沉思,也常为写诗熬夜到天明,因没有宽裕的时间写作,故其诗大多写得简约而富有节奏,文字也较节制。但他的诗虽短而味悠长,诗虽简而意幽深,在有限的诗行中,尽可能地为读者提供必要的信息和较大的思维空间,这是柳成荫的高明之处。且阅《透过玻璃就看到根》这首诗:“告别厚爱的泥土/绽放 交给一次相知//用一生的美/回报一瓶清泉//透过玻璃就可以看见根/坦荡 透明”。这首诗仅仅提供了四个具象,即泥土、清泉、根和玻璃瓶,而涵量较大,开拓的思维空间也较广,泥土需要根来稳固,清泉(水)需要泥土过滤,更需要根来涵养(搞林业工作的人很清楚,江河两岸和水库、湖泊周围的树林称水土涵养林),泥土、根、水三者的关系很密切,这是常识,无需再阐述,但这首诗不是简单描述一种自然生态关系,而是揭示了一种人生哲理,可以说是诗人对草根主义和草根文化的关注,是对底层命运的一种眷顾,玻璃瓶只是一个道具,只为看见清泉提供了机会,能把握这种机会并深入思索的,只有善良的诗人了。再如《麻雀,飞啊飞》:“城市的上空 悄然出现/一群麻雀 飞翔着//停下匆忙的脚步 凝望/这些久违的朋友/青草气息 掠过楼群//麻雀在飞/窗户纷纷打开 目光鲜活//麻雀 飞啊飞/快乐 春草一样在生长”。这首不足10行的诗把麻雀飞翔于城市上空所带来的人们的惊喜和快乐表达得淋漓尽致,麻雀本是益鸟,却曾在某个年代被号召捕杀消灭,后因环境恶化,其数量日益锐减,在某种程度上,麻雀成了珍稀动物,当它悄然出现于城市的上空,城市人感到惊喜和快乐是必然的,诗人受此感染,把捕捉到的情景钳进诗行也在情理之中,只可惜近些年禽流感在世界范围内频频爆发,麻雀又成为人们驱赶捕杀的对象,不知何时麻雀才能快乐自由的飞翔?柳成荫就是这样思索着,一片海、一缕阳光、一株小草、一枝花、一朵云、一抹雾、一只老船、一把二胡、一面镜子,甚至是一只蚂蚁、一片苔藓……均可能牵动他的情思,以真诚的诗语去轻轻触动人们沉淀于心底的情愫,并教人感知世间的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洁与污、乐与悲、欢与忧、合与离等等,以微言大音引领人们去思与忆、爱与恨、恋与憎。
       柳成荫的诗虽没有完全抹掉朦胧诗的痕迹,但有较强的现场感和图画感,往往能把一些事物的形象较快较强地凸现于读者眼前,当然,这些事物的凸现不是简单的,而是带有诗人深思熟虑之后的理想主义成分,在看似简单的叙述中,倾注了诗人的理想信念和爱恨情愁,他不故作高深,却走向深刻,不故弄玄虚,却走向真诚,不哗众取宠,却走向广阔,不殷俗献媚,却走向坦荡。且阅读《向日葵》:
      饱满 饱满得仿佛整个夏天
      将喷薄而出 田野上
      乐观者洞穿黑暗
      迎候日出

      阳光遍地
      跳跃于叶茎 花蕾之上
      那花本身就是太阳
      一千只眼睛 注视
      一千位金光闪耀的天使 舞蹈

      所有的不安与动荡化为安祥
      所有的猥琐与邪念化为坦荡
      仰望光明的朝圣者
      心灵没有暗角

       众所周知,向日葵在中国的文学作品中具有较强的象征性,已被无数的文字浸淫得失去了本性和光芒,更因环境污染逐渐出现基因变异,即跟着太阳转的特性正渐渐失去,但向日葵本身只是一种植物,不知世间冷暖阴晴圆缺,歌颂或者唾弃,都缘于人们的功利主义思想。可喜的是,柳成荫在这首诗中没有格式化,没有说教的倾向,他认为向日葵同其它花一样,与太阳只是达成某种默契,并不存在君臣关系,三纲五常的封建礼教在某些时候会影响人们的思想,最终必然受到人们的唾弃,向往光明追求光明的思想和行为并不过错,重要的是对光明应有正确的认识。当“所有的不安与动荡化为安祥/所有的猥琐与邪念化为坦荡”的时候,“仰望光明的朝圣者”,才能“心灵没有暗角”。柳成荫的《向日葵》可以说是一幅充满人本思想的图画,色彩鲜丽,具有较强的视角冲击力。其诗集中具有图画质感的诗作较多,就不再举例了。还有一些诗作充满较强的现场感。如《二○○○年的一次汽车事故》、《在丰都买桃》、《下跪》、《青花瓶的一瞬间》、《死亡:三十年的思索》等等。这些诗让读者阅读后在惊讶之余倍感生命的珍贵与卑微,精彩与无奈。
       前面已提及,有些人纯粹把诗歌当作工具,随意膨胀个人狭隘的思想和情欲,漠视诗歌的社会功能,这是诗歌走向堕落的一个重要因素。阅读柳成荫的诗作,往往会感知一种社会责任感在胸中流淌。诗人亦政亦文,既是农民的儿子,又是城市的寄居者,对某些底层人物的命运是同情的,对人们生存环境的迫仄是关怀的,但除了同情和关怀,诗人又能做什么? “哀民生之多艰”似乎不合时宜,“长叹息以掩涕兮”亦易惹下“自作多情”的嫌疑。在物欲横流个人主义膨胀的今天,诗人发出的声音真的很弱,有些真正的声音已完全被另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掩盖了,不知这是诗人的悲哀还是时代的悲哀?柳成荫以诗歌承负社会责任感的时候,显得甚平静而从容,以沉郁的语言遮掩了内心的忧虑与忿怒:“当然  你会这样看待大楼/大理石板着冰冷的面孔/通向乡村的路渐渐荒芜//怀疑与怨愤  拳头一样捶打茶色玻璃窗  信赖在眼中坍塌/没有一种碎裂比这更沉痛//面对你  我想起/一个传颂多年的鱼水故事”(《鱼水故事》)。阅读这样的诗,我的心情就悲愤难抑,为何鱼与水的关系会变得如此紧张?这本身是一个社会热点问题,可留待社会工作者去研究,诗人却理性地介入这种问题,无疑是想唤醒有良心的人来关注社会弱势群体、关怀底层命运。市场经济大潮不断冲决良好的利益分配格局,在某些机制滞后的情况下,伴生共长的是信念危机、诚信缺失、道德沦陷、生态失衡等社会问题,由此引起连锁反应的是矿难频发、低保难现、民工上访等等不愉快的事情。所有这些社会不和谐因素都有可能导致鱼水关系的变调。在市场经济大潮汹涌膨湃中,弱势群体出现暂时性大量增加的现象是必然的,诗人们若能暂时摒弃风花雪月的歌咏,少些无病呻吟,多关注一些社会现实,多关怀底层人物的命运,则是时代的大幸矣。反映在柳成荫诗集中的这类诗也不少,如《下跪》、《忧虑》、《缺水地带》、《在丰都买桃》、《站在土地上》、《一张明信片》、《遥远的学校》等等,等等。
       日常中的柳成荫不喜欢宣泄个人情绪,往往把浓郁的情感深埋于心里,不轻易示人。在与他的多次交谈中,他有时会怀念起母亲,思念起故里,常常挟着一丝淡淡的哀愁。我想,任何母亲和故里都是诗的源头,是诗人难以割舍的诗库。柳成荫对母亲和故里的爱,大而化之是对亲人的爱,这种爱是最永恒的,可以伴随诗人的一生。诗集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咬一口苹果,我就想起母亲》和《给儿子(组诗)》这两首诗,写得情真意切,尤其是前一首,易催人泪下,因篇幅关系,就不详谈。最后想说的是诗集中的两大特色,其一是对画配诗的探索,其二是将寓言转化成诗的探索。古诗中的山水田园诗往往具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境,柳成荫的一些诗也具有画的意境,但他在《闲花落雾间》这辑中要把画转化成诗,就必须处理好直观与抽象的关系。画家以色彩和线条构图,诗人只有语言,如何以抽象的诗语传达画的音韵和神韵,则考验着诗人的想象力和文字能力。柳成荫在这方面的创作无疑是成功的,他不受画的束缚,尽力放飞思想的翅膀,把诗写得空灵而有生气,又不偏离画的意旨,虽然都是关于花草的诗,但不同于一般风花雪月诗,已赋予花草以坚贞的信念和坚强的风骨,把迷濛空茫的画诠释得生动可感。想必柳成荫对故乡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村子里的那些寓言故事和传说也是滋润诗人的营养成分,把寓言转化成诗更需要诗人匠心独运。阅读了柳成荫的这些寓言诗,觉得他真是生活的有心人,能在人们司空见惯的事物中挖掘出诗的情愫,并以叙事诗的形式复活每一个寓言故事,在中国诗坛中能以如此集中挖掘寓言故事并转化成诗的,我还没有发现第二位呢。柳成荫的这种探索很有积极意义,对开拓诗路具有较好的借鉴经验,若能再加以理论探讨和实践,中国将可能出现新诗种了。
       综阅柳成荫的诗之后,最值得肯定的是其诗中均含有一定的哲理性,某些抒情和叙述的成分均掩盖不了哲理性的光芒;最值得钦佩的是他对诗歌的真诚和锲而不舍的探索精神,这是诗人的真正本色。当然,柳成荫的诗作也不是首首佳作、字字珠玑,有些诗的意境还可提升,诗的题旨还可挖掘深化。相信他在日后的创作实践中,会日臻完美,我期待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综阅柳成荫的诗之后,最值得肯定的是其诗中均含有一定的哲理性,某些抒情和叙述的成分均掩盖不了哲理性的光芒;最值得钦佩的是他对诗歌的真诚和锲而不舍的探索精神,这是诗人的真正本色。当然,柳成荫的诗作也不是首首佳作、字字珠玑,有些诗的意境还可提升,诗的题旨还可挖掘深化。相信他在日后的创作实践中,会日臻完美,我期待着。

细致、全面的评介,赞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20: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认真的诗评,是诗人真正的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3 10: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3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卑人而鄙人也!见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3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2-12 15:1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