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回复: 2

紫椋鸟散文诗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9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风轻轻吹》

是你的手拍打着此岸么?
一阵阵巨响纷纷落下,又展开在我的血脉里。
鹰,已重返悬崖。
――这是冻僵的蛇咬伤农夫的时刻!
海的那边,华灯初上,穿泳装的少女如蝶。

珊瑚礁,向深海游去。
――逃避自由?
远航的船归来,散发着虚伪之光。
被咬伤的农夫开始剧痛……
我们的田野:油菜花与狗一同狂吠。

月光如血,灿烂地淌下。
这夜的伤口,痛及所有的野草;葡萄藤,已甩掉理想的触须。
暴风雨不期而至:粉碎一千种梦幻。
此刻,咬伤农夫的蛇又爬上了现实的枝丫!
――是你的手拍打着此岸么?
海风轻轻吹……

《遥远的黑陶罐》

星光断裂的声音,在青草听来是美妙至极的情歌。
此刻,银河之浪向我们涌来。你淡淡的微笑随波逐流。
遥远的黑陶罐已经丰满。充盈着生命之水的黑陶罐。
(你是汲水的人么?)

父亲的山坡上开满了苦楝花,这是白色的永远的梦幻。
有清香缕缕飘来。
你握别的一朵,正余音袅袅。
山的那边:罪恶与辉煌热恋已久。
婚礼,将如期举行!

被我粉碎的爱情,如玻璃碎片,又扎伤了我。
我的歌声滴血不止……
这带血的音符将如何打动你呵?
暗礁与酒已经远去。
你是唯一的和平的海洋?!

《时间之树》

灾难之雨音乐一般倾泻……

与你紧握的手,突然分开,如撕裂的蚯蚓。
从此,我们血流两地。

收获之后:我依然两手空空。
――你应该救济我!

故乡与家园是一支鸦片,越吸越上瘾。
你归来的日子却如樱花,飘落在栅栏与篱笆之外。

我们精心种植的果树――时间之树――已挂满毒果。
错误的种子,又在真理的土壤萌芽。

这是最辉煌的时刻:
夕阳,揭开自己的面纱,把贞洁献给了远峰。

尔后:新娘死了。
远峰如鸟:窜响天堂。

阳光与草悄悄告诉我,云朵是天上的煤。
――那么,灾难之雨可以温暖我们?

《海洋·贝壳·黎明》

贝壳的歌声悄然熄灭。
于是我看到了黑色的帆影如冰:把艰苦的礁石冻伤。

此刻,仇恨上升为火焰。
水中的盐命令我们歌唱!

海洋,依然忧郁得很远。
手持珍珠的人随风飘逝……

真想从鱼的角度亲近你呵:游过死亡之后。
――忘记葡萄酒的红光吧。海平线在颤抖。

月亮,将淹死于今夜的海中。
那是头戴月亮的女人么?为我们挤下最后的乳汁……
不,最后的黎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9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2-10 20:52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