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回复: 1

高原陨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8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原陨落》(长诗)



所以。我的高原陨落
黑暗在月光中搜寻最后的道路
四野无声;牛羊缄默

含泪的流萤点燃了
昙花。哦,这是妓女们出浴的时刻
狗吠也身着泳装
三点式;灿烂无比

我的灵魂突然碎裂
秘密溃散,犹如刚出土的
文物。你手持黑眼睛的陶罐
朝我走来。汲水
是一场亘古未见的抢劫
我的青春与热恋被你悄悄汲走
还有风暴无法侵入的
高原湖。哦,生命的高原
从此干枯,像母亲临终时的手指
那是触摸过激情与闪电的
伴随父亲走过血雨腥风的手指呵!

现在,一切诞生都在昙花内流失
一切灭亡都如地下的
竹笋。天马行空的岁月
你却无法抚慰我的隐痛
如同海草,无法拥抱山那边的
桃花。为什么海的歌声比乌鸦更加孤独?
为什么树的沉默比灾难更激动人心啊?

我的年轻的陨落,也像古罗马一样
辉煌。血流成河处
春风吹又生:
金!
木!
水!
火!
土!
构成这世界的五种精液
在女上帝的子宫内混战
杂交。缓缓生下杂食五谷的人子

然后才有继续混沌的罪恶与
良心。一匹白马走失
便是一个天堂坍塌
不可救药!充满炊烟的手
无法复活洪水后的
村庄。呵,突然陨落的高原
是遭人暗算的阔佬么?
他留下的资产是否丰盈可人?
那么,让我们携手埋葬他
或者,尽快

火化。午夜,一个闷雷炸响
许多幽灵破门而入!
她们,赤裸裸口吐
黄金。哦,这是上帝设下的陷井
一朵花便是一个伤口
问题将层出不穷!

幸而,蜜蜂是缝合伤口的
飞针。城市前面的思想荒芜着
已厌倦收获的犁铧在贩卖牛头!
月亮,趁机挤下一滴丰满的乳汁
然后逃之夭夭;诸神
疯了。水草的悲剧
因此柔美无比……哦?

那个失去控制的程控电话:
正在透露上帝的隐私
我们的理想趋之若鹜!
被上帝激发的色情开始
泛滥。一盏抒情的灯
精心温暖失去贞洁的丑石
有关贾平凹先生的故事袅袅
升起来。童话般诱人的天鹅
突然遁去;死里逃生!

苍老的浮云还在挣扎
残雪女士的天空从此
一蹶不振。我没有理由控诉云朵
更没有力量批判爱情
窗前的槐花是万年以后的哲学
它的照耀令我怦然
心疼。是历法转动了地球!
是黄河在推动中国呀!
同样,是屈原的精神使汩罗江
川流不息。如今,最初的剥削者
又在彻底拷打我们

庄周与蝴蝶通奸的时刻
一只飞虫蛀伤了
黎明。启明星的裤衩
也被狂风卷走!

诗歌,在我体内悄然
熄灭。关于海,我只有忏悔
那只海鸟啄食了圣母体内的珍珠
疯狂的暗杀。一滴水便是一个
悼念。而厄运,仍然像吸血虫
紧紧附丽在我们的咽喉之内
一代人垮下;另一代人继续
迷惘。昨夜,花的精子滴落
却使黑夜怀孕
所有土地都愁肠百结

罗盛教跳水的反面
及他的故乡新化县
仍然布满了
艰辛。换了人间?
狗和少女都是一种绝望
你的迷宫之内早已杯盘狼藉
恶魔导演的战争却一直
引而不发。于是,我越过上帝的寓所
去寻找度荒的食物
其实,麦子是一种形而上的
饥饿。花流入冬天
水流入梦呵
许多优美的故事匆匆
凋谢。这世界,突然被黄金围困
而铁轨,把我们的远方也铺展成
孤独与寂寞

唯有剧毒的红蘑菇
遍地风流。我不是归人
你也不是撕裂阳光的人
我们的白马早已在唐代
走失。华清池,马嵬坡;
一骑红尘妃子笑啊
都是些昨夜的星辰……



不是吗?那一腔欲望的狼烟
还在她体内冉冉升腾
白色与粉红色杂交之后的肉感
就这么灿烂,却压根儿缺乏诗情
因此,我们与鸟的结合将坠入深渊
而死亡之灯仍然在照亮孤独和远峰!

远峰?她高耸的乳房在吮着星星
水汪汪的秋景,腐败不堪的箭矢
竟被绿宝石和水晶床悄悄蹂躏
一些未曾触摸过的肉之花
此刻,如芭蕾舞女旋转的足尖
轻盈、混沌、兴奋地进入迷宫

迷宫:衣带渐宽终不悔,她说
云母石开始激动,也开始淫荡不止
令骨瘦如柴的皇帝魂飞魄散
气势已微。贵妃的森林鸦雀无声
你瞧,知更鸟英勇地撕开内衣
等待一种更为壮烈的侮辱
蔷薇、菖莆、还有体弱多病的昙花
一一躺下,温柔地献上媚眼和红唇

红唇!乌云的红唇献给了闪电么?
那振奋人心的舌尖的苍穹
肯定蕴藏着杂草丛生的呻吟
哦,从高峰到深渊,从布谷鸟到闪电
从闪电到呻吟,神秘之女呵
你的容颜曾给了我寸断肝肠的苦难!
那些无边无际的流浪和爱情——
如今都是被洪水淹没的森林?

森林。与生俱来的仇恨还在纵火
可水的柔情永远无法熄灭她
紧贴你腹部的篝火也趁机起义
一丝不挂。那一缕贞洁的晨风呵
竟如此妖艳、助纣为虐,且丧心病狂:
把匆匆赶来的积雨云烧成焦土
仇恨却如青草,渐行渐远还生

渐行渐远还生?像阿房官和圆明园
熄灭之后,另一种燃烧更加澎湃汹涌
我们攀上,又退下,在历史的羊肠小道里
也在你风花雪月、春种秋收的玉体中
寻找真情、正义、梦想和光荣
最终却找到一堆被权力啃剩的骨头!

骨头。难道你轻言细语时双肩紧闭?
这双肩里珍藏着拒绝权力的骨头么?
哦,来自你神经末梢的颤抖
同样只给我迷惘、黑暗和秋风
大海的欢愉以及大地的丰收呵
仍然被铺天盖地的泪水所抽打
丑陋不堪,像你如花若霞的紧身衣
突然间布满了跳蚤和吸血虫

吸血虫。如果将吸血虫粉碎
会不会染红那充盈着鸽哨的酥胸?
尽管她像着色的玉器,高贵典雅
但在这生命的整个矿脉层中
我的心是唯一一枚百孔千疮的金币
当然也像受伤的游蛇,血流遍地

血流遍地?一支国歌的繁衍也是这样:
如果云的猎狗随风飘逝,匿迹销声
那嫩白的月亮肯定是蝙蝠们最后的晚餐
正像此刻,你腹部的黑花园里,剧毒疯长
暴风雨过后,便精心潜伏在甜蜜的热吻中
(还有谁敢伸出绯红色的舌头与纯情?)



是的。肯定有芭蕾舞女在其间滑动
你瞧,一些清澈的芽苞跌入闪电
圣水被雷鸣烫伤,多么浑浊的悲剧!
炊烟溃散,天空也在变浑呵
情人和玫瑰一起背井离乡
缤纷至极。如同困倦中的欲火
开始沉重而湿漉漉地燃烧

如此简单:这水汪汪的森林
以及那美若天仙的箭矢
突然涌出清泉一般鲜嫩的艳遇
神色慌张的小鸟双肩紧闭
莫非我们的结合不如人意?

云母石开启朱唇时青藤老了
死期将临,未能绽开的肉之花
也汹涌澎湃。美人帐内犹歌舞!
从此,青春的纸币浓雾一般飘逝
远峰却布满红尘,骨瘦如柴
那是谁家的闺女?苍白弥漫
悄悄用哭声把深渊填平、夯紧
她石英石一样锋利的美貌杂草丛生
从湛蓝到绛紫的岸边,篝火累累
失眠之水彻底摧毁了他的防线!

那么骄傲。鱼儿抱住云朵
月亮轻吮着彩虹的酥胸入睡
千百条小路重新敲响泥土之门
挑灯夜读呵,一些风韵犹存的名词
披头散发。她的迷宫风云突变
现在。每一缕阳光都寸断肝肠
扫帚星的翅膀还在你体内飞翔
像结石,也像着色的玉器潜入血管
那种抚摸别开生面呵,狐假虎威
如同盲人眼中的沙粒,似有若无

疼痛!但一点儿也不影响光明
如果将绷带撕开,将大海
轻轻倒入伤口之内,热烈而坚强
那伤口的乳房会灿若樱花么?
你神经未梢的颤栗也美若天仙?
就像没有兽迹可寻的盐矿
深深腌着许多爱情,历久弥新

哦,这里曾是上帝之女的婚床
红玛瑙铺就的肉感呵,此刻
紧贴我的腹部,风信子一般躁动不安
躁动不安?你骨头之内的月光和青草
竟使羊群和牧羊女一道泛滥春情

紧急避孕!这是无须破译的密码
她们走火入魔,悠悠咬伤了宇宙的男根
黛云就像群狗,匆匆在雨的唇边走动
不容置喙呵:蚊虫在热吻时丧心病狂
葡萄酒也疯狂地把葡萄藤谋杀!
水到渠成。在你梅花鹿般动人的乳峰
至今还有许多诺言坚如磐石
并柔若罗网:等待一场淫雪捕获英雄

哦。在花卉的双腿间安营扎寨吧
从呻吟到呻吟,你的手指游刃有余
前途未卜!我们的土地开始脱胎换骨
那闪电之根却悄悄扎伤了水的命运



而且。像蜜蜂俘虏花朵
这一生,我被你深深囚禁
那些温柔的兽眼翩然飞来
流萤一般清洗我内心的黑暗
蒲公英的痛哭疑窦丛生呵
尽管她们的祈祷随风飘扬
错误的闪电仍然击碎了春天!

哦。谁的眼泪在飞
谁的爱情在烈火中永生?
请痛饮这杯苦酒,怒发冲冠
让飞逝的花朵和鸟——
重新锻打我们的家园
昨夜。一场风暴卷走了黄金和美女
法国香水在她们的乳房里兴风作浪
泛滥成灾。返回音乐的手紧握稻草

命运呵,一如既往地随波逐流
用肚脐演奏的女高音却如鱼得水
像退潮之后的沙滩——
让失恋已久的贝壳重新勃发

这是冬日的午后!阳光淡泊
千年前虚构的雪一直没有落下
你瞧,那桅杆上的落日呵
多么像我梦中的王子
因找不到爱情而垂头丧气

不是吗?人们的欢乐像向日葵
始终围绕金钱转动——
这些年来,乡下的稻草也在构思
如何从贫瘠的土地里榨出鲜血
镰刀被丰收拐卖,而且
果实把树枝推入了陷井

宛如一棵垂柳的心病:
水是比乌鸦更深的悼念?
现在,失眠的记忆如云暴涨
黄河在九曲回肠地背井离乡!



这些年来我并不知道:
水的心脏还在为礁石跳动
鱼的贞洁献给了双桅船么?

今夜!涂满星光的波涛在收割彼岸
剧痛像芙蓉一样盛开:红白相间
蜜蜂们一如既往地奏响花朵
让她们喷涌比血更浓的梦想
谁又在爱情之外打草惊蛇呵?
一双手的努力就可以挽救春天吗?

你听!败絮在红尘下漫游
汗血马的光芒焚毁了好些黑暗
猎狗与狼还在守株待兔
你的眼睛是即将沸腾的两片黎明
而手握悲剧的仙女也突然苍老……

那么。我是不是唯一的礁石?
你什么时候才能搁浅于此?
遍体鳞伤。比昙花更轻的爱情
也在天空之前飘落异乡



你瞧。绕过山石的乳峰
便有溪水淙淙和鸟语
在等待我美美地圣浴
你曾亲口答应,或者暗示:
在桨声盛开的小河里
让我彻底温馨一次!

如今,春风开始凋零
夏天的叶片却突然丰满起来
她们妖娆骄傲的血脉里
暗藏着火药般危险的恋情
横刀立马且一触即发
我决不能如此罢休!

在灵魂的暗堡里,箭矢丛生
你的玉体也如雨后春笋
即将扎破肉感的厚土,是吗?
还有谁吻过你飞瀑般诱人的眼帘?
那如肌似渴的火鸟,一泄千里
她展开双翅时,你便蛹化为蝶

岩石的庙宇呵,请继续
为我固守这份内心的高贵
海的眼泪和星光的血
都不能使你心旌摇荡
我决定趁夜深人静时
把你裙裾的堡垒摧毁

我是来自伊甸园的猎手
一直隐匿在俗世的乱草中
基督重临时你去了何方?

现在。蜃楼幻灭。乌鸦红了
百合花已沉湎于狼的爱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化。午夜,一个闷雷炸响
许多幽灵破门而入!
她们,赤裸裸口吐
黄金。哦,这是上帝设下的陷井
一朵花便是一个伤口
问题将层出不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2-10 20:5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