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流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6|回复: 1

《诗歌周刊》第335期散文诗界的荐稿 盗梦空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9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盗梦空间 于 2018-11-9 10:52 编辑

《诗歌周刊》第335期散文诗界的荐稿 盗梦空间

一,梁北雁/《重生的烟波》散文诗(外三章)

(1)

撑起欲望的疯狂,灵魂开始脆弱的行走。
是谁义无反顾,撕破大海的脸皮。
黑夜的咒语,一定是诡秘圣经的见证,透过遥远北极光,看到杀戮者的血液,黑漆漆,蔓延在万万里海谷。
几千个世纪过去。
诺亚方舟沉迷在无岸的大海,一直找不到阳光通道——

(2)

森林的色彩,站在重生的烟波,阴阳之间,处女的祭坛,骨骼一样坚强凝聚。
生命,只是反复重叠的小路。
弯弯曲曲,逆流如梦。
震颤的星宿,悬挂在思念的上空。
孤独的佛珠,成为虚拟的花朵。
唯一的是,森林的色彩,冲破死亡角。
一个女孩子,挥舞金黄色丝巾,在黎明时刻,和晶莹剔透的果汁,凄美接吻……

(3)

——时间,已经碎裂,漫天飘飘.
来世的蝴蝶,没有翅膀。
重生的烟波,历尽千辛万苦,怎么也挣脱不了那一扇窗帘的诱惑。
金黄色,是思想的伤心过程。
是森林的色彩,曼妙的躯体,柔若无骨。
生命的撕心怒吼,危及脆弱的船舶。
恶魔一样疯狂的风浪,从远方,扑面而来……


《深夜玫瑰》散文诗

  新疆:梁北雁


(1)

山谷里流星乱舞。
馨香的色彩,划破饥荒的虫卵。
一队人,衣衫褴褛。
光泽凝结,穿透时间的肌肤。
血液,成为贵重礼品。
贪婪的月影,拜祭在荒芜的坟头。
我想寂寞地哭泣。
你俏丽的微笑,婉转轻盈。
泪水,是漫溢在灵魂深处的琼浆玉液。
深夜的玫瑰,妖娆风情,娉婷如梦。
回首间,恶浪冲腾。
淹没了邪淫飞扬的王朝宫殿

(2)

———我只看见一个季节。
复苏的标本,深夜玫瑰,像是死亡之后的灵蛇,盘旋在虚寒的尘埃。
一队人走过,僵硬目光,死死盯着远处。
你的气息,构筑起一层幻觉。
又一层幻觉,溶于破败的房间,许多腐蚀的灯盏,亮着,却没有灯芯。
角落幽冥,一个小孩子,捂着脸。跪在那里悄无声息地看着你,一举一动,比凄惨的狼嚎,更阴郁,可怕———

(3)

深夜玫瑰,在山谷里漂游。
期待黎明前的草地,布满歌者的祷告。
奔逃的小鸟,点燃回家的航线。
一枚暗红的叶子,伸展出复活的意念。
我们一起走着,离海浪的喧嚣,越来越近。
孤独的堤坝,开始放纵,任何一滴露珠,都会让深夜玫瑰,从溃烂的池塘,绽出一抹骨感的气息。
我便攀援而上。
今生今世,给你的承诺,永不枯萎。



2,《红沙滩哑口》散文诗


寂寞小鸟,被湖水深情地拥抱。
曾经的笑语和浪漫,在荒芜的村落,成为伤感的见证。
红沙滩哑口,远去的媚眼,在时间的空间,幽幽飘荡。
一个人,极力的攀援着枯萎的山崖。
诗句萧条,没有丁香花的微笑。
绽放的苦涩,星星点点,遗留着思念的情话。
一个人,就这样站在山顶。
孤独的风滑过湖面。

远方,一阵一阵传来孩子嬉笑声,瞬间,淹没在寂静的山谷,像湖水一样,渐渐,把一切记忆,都泯灭了——

冬月的红沙滩,一群小孩子像是一群小精灵,蹦蹦跳跳的跑来了。
又一群小孩子,像是梦的影子,匆匆忙忙走了。
天空,依然那么清朗。
淡淡浮云,蔓延着无边惆怅……


3,《遥远的风》散文诗

      
没有季节镜头,拾取水的质量 ,分分合合的日子,赝品成为河流的宝石。
伤心话题,在一块寂寞空地失踪,寻找几百年,几千年——更长的时间。
爱,只能是一片叶子。
湿润的乡村,成为遥远的北极星——

遥远的风,徘徊低落的沙漠边缘。
九间楼,浅笑的乡村部落,融入童话的焚灭,一棵树,意马心猿。深深侵入一条即将枯萎的河流,抛弃的信鸽,思念祭品,纷纷如蒲公英的心思,艰难的从记忆缝隙,看到过滤掉的遗迹——

像是流浪歌手。
一路走来,儿时的幻境,被你墓穴深处的惬意,肢解的七零八落……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7 09:54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二,阿鹏/《只吹人间曲》散文诗组章之四:西湖春晓
                                                      

        梦有多远,我足行多远,到天之涯,到海之角。
         此念一开,我从南方到达了南方之南。
         风悠然,雨悠然,云朵悠情。从一江钱塘入眼来开始,一水西湖美景如鱼贯雁比,装满我的眼眸。

          我多象一只忘记了时间的蝶,在苏堤春晓、断桥残雪、曲院风荷、花港观鱼、柳浪闻莺、雷峰夕照、三潭印月、平湖秋月、双峰插云、南屏晚钟里飞来飞去,目之所及,足之所及,心之所及,苏堤柳如烟,烟翠,心也翠了。

         一湖四周,绿荫环抱,山色葱茏,云树笼纱,一程山与水,一幅美江南。
         眼神触摸到的,它们每一处是画,每一景是诗。
         那亭、那台、那楼、那阁、那廊、那榭、那桥、那汀,把湖中有湖、景外有景、园中有园的风光点缀得恰到好处,每一处是美的符号。

         抑或,在逶迤群山之间穿梭,飞来峰、南高峰、玉皇山、凤凰山、吴山、葛岭、宝石山……恰似龙翔凤翥,林泉秀美,溪涧幽深。
         而我得了林的清气,得了山秀水逸的气韵,得了人在山水之间的真趣。

         时间把尘世变老了,一水钱塘依旧川流不息,连接着历史的昨天和今天。
         而桥是不可缺少的,承载起这方水土的精神、血脉与生命之气,杭州人在这里生息了千年。

         怀揣一张船票,在水光山色的蕴氤中,穿过山塘桥、通贵桥、星桥、彩云桥、普济桥、望山桥、西山庙桥、白姆桥、毛家桥、桐桥、白公桥、青山桥、绿水桥、斟酌桥和万点桥……,如走线串珠,一处一风景,处处皆风景。

         桥是生命之魂,承载起这方水土生生不息的生命信息。
         也托起了真山真水、历史文化、神话传说为一体的西湖三堤十景。

         我只想乘一叶小舟,听一曲丝竹,在呼吸之间,吐纳一串一串最柔软的文字音符,借一支柔橹推波,一圈一圈从湖心到达彼岸,从彼岸回漾湖心,生活如此,一朵朵涟漪荡漾。

         来到这里,听得最多的是“王母夺珠,掉落凡间,成为西湖”的神话,生动了这方水土之美。
         把自然、人文、历史、艺术巧妙地融为一体,这就是人间天堂。
         在乌镇,我走进了一盏旧时光里,那只旧时王谢堂前燕已经归来,春宵苦短,我不去探究一只旧家燕子傍谁家的来龙去脉。
         一盏黄灯初上,万家灯火齐明,夜已经开始了。
         在挂满红灯笼的街头和巷尾,一样春满,我只有一颗凡心,在袅袅升起的水烟之中,浮起的也只是凡念。
         几杵疏钟,伴随着渔歌唱晚,如波浪浮,清洗着一身俗尘。

        在吹不灭的月色里,声声夜鸟的呢哝,皆是绵言柔语,润泽心田。
        在灯影桨声里,感受了一杯西湖茶的情调,读一读千年水乡深藏着的故事,我只愿这样度过,从此日子慢下来,也清净下来。

         山塘街和山塘河有典型江南水乡的风貌,家家枕水,户户开门入画中。
         河上小船来往如梭,街上店铺林立。即便“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的那场那景淡出了时空,但这是美江南,一样开张了我的诗歌之眼,无需在梦中喃喃自念江南好了。

         在山塘河、东山浜、野芳浜的交汇处,画舫云集,此情此景,一杯小酌,怎能不行吟一组“斟酌桥头花草香,画船载酒醉斜阳。桥边水作鹅黄色,也逐笙歌过半塘”、“半塘春水绿如渑,赢得桥留斟酌名。桥外酒帘轻扬处,画船箫鼓正酣声”,醉了,我醉在这些黄牙小口都能诵读的诗行里……

         翻一卷旧时光,西塘、乌镇、南浔、月河、同里,周庄……这些都是凤栖之地,哪一处不是诗歌的现场?
         我寻找到了一代诗魔白居易可以大张情怀,“酒狂又引诗魔发,日午悲吟到日西”,而因过份的诵读和书写,竟到了“口舌生疮、手指成胝”的地步的理由。
         因了这方生长诗歌的土地,苏轼、白居易、欧阳修、杨万里、林稹……这些诗词大家吟诵西湖已成为了时代的记忆,他们的绝唱却让后人仰望了千千年。

         我没有吴山和宝石山的两只手臂之长,可以一南一北伸向人间十万家烟火,去读一读他们身心洇染在这方烟水之中有多少快乐,有多少生活的自在于怀。
         如果可以,让我在西湖畔,一次次敲响春的更声。
         告诉那些睡着的,春来了,不应该睡在这么美好的春天里!

         从一本书,一张图片里,走出记忆
        这一次的穿越,我预约了三十年
        水乡之美,这样的经典
        在真山真水间,有了不一样的体验

        我来自远方,沐了西湖的水气
        浴了西湖的雾岚,如页游
        忘记了字典里埋藏的舟车劳累一词

         一湖三堤十景,得意春色中
         风韵窥斑见豹
         诗中有画,与谁比
         画中有诗,谁与比
         景名合一,人文共生
         名至实归

         这一程行走,只想揽一泓清溪
         清透入我的诗行

          涂几笔唐风,描几笔宋雨
          且将这一笺诗意墨染
          满心,满眼,慢慢的醉

          在西湖,我已经看到了——
          因人而制,但人类不可再复制的天堂,在西湖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6 22:24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三,沉香/穿过深秋之门

    1
她放下画笔,目光放远,这些绿正朝着季节的深处去。
而那些斑斓上的尘埃该如何描绘?不是护佑,不属暖意。用灰色、土色、黑色分别混合,不是原味,不放弃,却难撑起。
她懂秋的冷色调,那些光分层呈现,隐藏似穿透、似抵达。这已是少有的雾霾天气,尽管远处工厂的烟还在飘散。
她,突然感觉自己是个失重的人,无助、麻木、心酸都无法搬进画里。
她想到的仅仅是一场滑动,或快或慢的,有止不住的凋零。

2
当蒲公英落到肩上时,麦地旁的老人也进入了她的视线。她走过去,老人手上的烟卷很快就要燃到手指。
一番对白后,老人说到最多的词是痛、是碎。她掐了一截麦穗揉搓了揉搓,先是哽噎,然后是无言。
而这些空瘪的麦穗并没有影响到金黄,却关乎到了绝望。它们“簌簌”地迎着风,高仰着头,像是在举证给天空。
那老人的背影,悠长如刀锋,横在秋的门楣......

3
画不成,她继续走。场景被组合,又被分割。
远处水声如琴声,应和着她的心跳,仿佛孜孜以求是她的路。仿佛那些碎,尽是无法消解、无法复原的伤悲与苦痛,而那些痛深到底,必定会将一个人的念想杀死。
一年仅拢一场轻重,再闭口不谈来年的憧憬。她给尘埃画上了袈裟,仿佛只有如此,那些斑斓才会被信仰过滤。
带着沉疴,穿过深秋的门,雪来覆盖,落叶、未落叶与她互换表情。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8-11-8 09:22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四,胡镭/湖泊絮语

湖泊藏着心思,终于按捺不住,我会消亡吗?
会,有那一天,因为我是生命体。

我本是自然的宠物,可以自由奔放。
却被修起堤坝,捆住手脚,蜷缩成一团。
我的体液滋养着众生,换回的却是污水涟涟。

我时时担心身体受伤害。
泥沙横流将我淤塞,倾倒垃圾将我侵填。
抛撒的秽物损我容颜。

我喜欢贫瘠,受不住富足。

贫瘠时,我通体透亮,散发清香。
如同诱人的姑娘,那是我最美好的时光。

富足时,营养将我灌醉。
藻类、水葫芦在我身上疯长。
卧榻上泥膨胀,我臃肿成胖妇。

我不愿污浊,我不愿膨胀。
如果成为沼泽,生命也将终结。
请尊重我,不要将我当成纳污的皮囊。
给我佩上绿色的衣裳,我愿长久相伴在您的身旁。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6 21:50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五, 杨瑞福/戏台上的女子(组章)7 王宝钏


从万千人仰望的相府,来到一孔寒窑,其中的艰辛,不亚于七仙女从天庭下凡到人间。
  作为相府千金的王宝钏,她把自己的婚姻押作一个惊人的赌注。
  父亲为她精心搭起的楼,专为纨绔子弟而设。他们闻风而来,伸手去抢抛来的绣球。
  一文莫名,却武艺满身的穷书生薛平贵当然赢了。
  该不该请王宝钏,为如今还一味着眼于金钱、地位的剩女们,举办一场择婿技巧的精彩讲座?

  古代的言情剧,也经常以皆大欢喜的结局来收场。
  很多看过戏的女子摇摇头,以久久的苦守来换取飘渺的荣华,这样的代价是否过于惨痛?
  出征的薛郎在沙陀国当上了高官,幸好,在代战公主的温柔乡里,没有完全忘记当初结发的“糟糠”。
  唐代的律法里,男人没有重婚罪。

  这样才能有十八年后《武家坡》的相聚,才有京剧中老生那一段高亢入云的唱腔,才有台上的花旦,得以把心中的无限哀怨,吟唱成无比欢欣的曲调。
  舞台之外,也模仿杜撰的王宝钏坚守一回,诗歌乃是我今生的寒窑......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2 13:21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六,孙换叶/爱的守望
  
                                                                                                                 
    如果没有前世一瞥,彼此定格在眼眸深处,今生你我怎会深情对望?如果没有深情对望,你的声音怎能如此扣动心弦?如果没有心弦紧扣,怎会有一生彼此挂牵?
    你我相逢在山花烂漫的春天,在和煦的春风里,你的笑容如沐桃李芬芳,给人以醉美的幻想。绚丽的盛夏时节,青荷捎来那份纯美爱恋,潺潺流水淌不尽刻骨思念。虽未牵手,温暖传递指尖;一纸素笺,绵绵情话涌满心间;无须表白,一个眼神诠释了心心相依、灵魂相伴。
     一场缠绵的秋雨夹带着几多别离、几许惆怅,秋雁声声随风南迁,自此劳燕分飞、魂萦梦牵。为了还你一份平静、保你一份周全,痴情的我将爱意封锁,把深情雪藏。二十年最美的年华里,任寒风猎猎、酷暑炎炎,任岁月流逝、雨雪风霜,任思语飘落、梦魂苦缠,任积郁成疾、相思成殇。
情犹存、缘未尽、心不甘,待到重逢日,清泪垂、目已苍、鬓发染霜,万语千言诉不尽生离之苦,含情脉脉唯唏嘘韶华流年。心与心的相知、梦与魂的缱绻让久藏于心底里的爱火再次点燃,难抑的思绪重又把相思沦陷。
每一刻短暂相聚带来的是无尽的欢愉,一个眼神溢满关爱、一声呢喃悱恻缠绵,寥寥数语意味深远、掩面微笑仍回味悠长。每一次分别换来的是漫长的等待和无声的孤寂,每一次离去留下的是难抑的痛苦和无言的忧伤。
虽然依旧没有牵手,没有拥抱,不越雷池一步,没有奢求安暖,甘愿冷月相伴秋水望穿、夙夜相思魂飞梦断,因为深爱是彼此懂得、更是相互心疼,在爱的围城里我们不会逾矩一步,不会跨越世俗的屏障,这是爱的坚守,更是高贵的灵魂使然。一次错过难再拥有,微叹情深缘浅、花谢月残,漫漫余生只有以聊诗赋词表达一份相思,以抚琴鼓瑟传递爱的箴言!知己一生情、无缘半世牵,心在咫尺处、距离天涯远!
在相思风雨中,你我汉水迢迢、情路茫茫,这份爱的守望沉重而幽远,这是爱的宿命,也是爱的苍凉!在这薄凉的世界里,祈求上苍保你一生安好,护你一世周全。你若安好,我不打扰!如此我便可把相思放下,四海为家、浪迹天涯!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8 20:41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七,梁生龙/《碾尽心伤》


       风过无痕,梦随三更花残。叶落无声,灯花空老。冰凝泪烛,霜天难晓。涓涓流淌思念无语的泪滴早已风干在脸庞。今生的纠缠穿越万水千山,美丽出一幕幕前尘过往。相醉在下一个轮回里。一想一眷恋,一思一哀伤。裁一程流水,剪一段烟青。淡淡忧伤轻轻挥酒,逝去的情怀留在心灵深处最安静的角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四季更替,闲看庭前花开花落。从清晨的日出到黄昏,循着旧日的足迹,淡淡地走过每一个白天黑夜。无数个风雨伴寂寞的日子,用刻骨的思念染红一片远天。捻起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看浮尘轻轻落下。摘朵美丽的晚霞,让他盛开在天涯。
        
      前世如烟,来生迷茫。手推云水屋,抚琴而歌,悠扬着惆怅,一曲声声慢,吹落了思念的锦瑟。镜中瘦颜,青丝一寸,愁绪一丈。书中长恨,泪墨惨淡尘土。不忍看那掌心婉约词笺,舞碎一池花影。当初的誓言此生不忘,眼眸之中泪光流转。弱水三千,只取一飘引。倾三生三世相思的心意,于天涯咫尺中守侯前世和今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8-10-31 22:44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八,李治/《秋天的菊花》


菊花是阴性、低调不张扬。
万物凋零的秋季,却一支独秀。那金黄的身价,一丝丝如绸缎般的花瓣,也注定了菊花的重,注定了其“满城尽带黄金甲,我花开后百花杀”的霸气。
张扬而娇柔的百花,因其金贵而耐不住秋风的盘剥,露水的洗涤,脆弱的身子和粉饰的容颜都会在菊花登场的季节,节节败退。它们败的不是花姿、花态;而是灵魂。
菊花却是带魂的,虽然秋天有绿、有黄、有红,但最多情的还是那满山遍野、层林尽绿和那一束束白黄相间、那种纯纯的白、那种淡淡的黄、雅雅的紫的小花蕾在瞬间跃如你眼帘的那一刻,或许,这就是秋最值得炫耀的花束,秋也只有菊的绽放才配上盛大,这也是最浓厚的花束。
爱菊花,就懂得爱深秋这最后的时节,知道这个季节最终会消失,也知道菊花最终会凋零,但菊花不同于一般的花束,即使枯萎,也不会枝离散尽,仍然紧紧的依偎枝头,就像一场生死离别的爱,即便到枯竭,仍然不离不弃的相守簇拥;即便是秋消失了,仍然留下了五色陈杂、灿嫚纷披、色彩寂静落寞的时空。
没有小虫敢在你面前发声,周遭的荒芜更无法逼退你的笃定。
当酸雨侵蚀你脚下的土,有腐味飘过。就让腐朽陈尸于人间吧。你脚下的淡然与宁静,已非人间之人间。
你牵着裙角从南山奔来,沿途撒下金黄片片,那怒放的生命,那层层叠叠的芬芳,点亮了君子之心,在血液里默默流淌。
篱下身影,暗香浮动,你注定是他前世今生的情人。他为你辛劳,为你赋诗,为你写下千古绝句。
而这屋,因为有你,篷筚生辉。
他把你刻在心中。
西风骤起,是谁燃一把烟火,想摧毁君子的魂?
无畏,无惧。披甲铸金,任西风酣战。当百花残尽,我独自归来开放。
只是,谁又能将一世的孤独清洗得一干二净?
惟独你,生死相随,一起看世间的沧海桑田。
当你盛开,世界很静。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4 17:26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九,不老神爸/《杂乱无章的秋》

当风扇卸下自已的翅膀,像白杨树一样整齐站在墙边时,预示着某个季节已经结束。

新开始的季节名字叫秋天,气温逐步下降,一天一度,一天一度,突然有一天降了十度。于是,人们感到身上穿着的衣服转化成轻薄,也有凉意从地面吹进了裤脚里。

许多树,叶子开始慢慢转黄,有的已经下坠。而深山里,有些树叶开始发红,远远望去,像是有人在油画里,点缀了江山。

点缀江山的还有,生长在地上了野草,古人曾写过“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的文字。而现在,秋天的风一点一点地疾了起来,眼看着,开始小草们还能抵挡,一起摇摆起舞,但后来便慢慢退怯了,它们弯起了腰,身体零乱了,生命枯萎了。于是想,古人的话未必永远正确,褪去时代光环,如今的小草总是弱不经风。

我家,住在钱塘江边上,这几天江风盛,亦凉,于是也知江水亦凉。想江面波光凌凌,风帆猎猎,这本该景色壮美,只可惜现在的江轮没有白帆,又何来猎猎,只是突突地响,一时便远了,于是让人怀恋起古时的船舶。好在,秋风还能荡漾了天际的晚霞,红遍半个江。江水如画。

再近看,窗前那棵桂花树,从春到夏整整两个季节,它们都默默生长着肥厚的绿叶,却在一个晚上都被凉凉秋风吹开了香囊。细小的花蕊,浅黄如梦,密密麻麻挂在枝叶的下面。原来,人醒来时,会发现,梦在窗外。

桂花树旁长着一棵高高的银杏,四十年的树龄,树身粗壮,需双人才能合围。成熟的银杏果子被风一吹,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很远的地方就能听见,而叶,一张一张舞着,旋转而下。就这样,风吹一夜后的早晨,地上一派金黄,有叶有果,如恋爱的人,相依相偎在地上。

你面对这样的秋天,好坏夹杂着的秋天,梳理一下自己的情绪,把它写下来,放到自已喜欢的空间中,空间很大,会有许多人看见。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 2018-10-12 19:28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十,风雨断肠人/守望家园

远方......
远方,远方......
停下来的,是一些垂垂老矣的旧日子。停不下来的
是一生匆忙的脚步,和无法再回首的故乡。或者说
死去的,是一些被时代绞杀的古老梦魂,还有残躯,
重生的,如同一株卑微而又骨子里傲慢的野草。
岁月的长河里,我们经历多少惊涛拍岸,错过多少梦的盛宴,又
欠下多少生生死死的高利贷。
而在回忆之外,不断被时光锄头翻新的过往,难以承受火车汽笛的一声长鸣。
当青山绿水成为泛黄的诗意。
当父兄们的歌谣渐渐的缓慢。
当家园摔倒成一座隆起土堆。
苟延残喘的他乡,需要一场虔诚的忏悔,方能彻底脱胎换骨。方能
找寻到今生落叶归根的缘由,和最后的尊严。
故乡......
故乡,故乡......
背影越来越模糊。泪水越来越浅薄。
人呢?
老的更老。小的还小。或者那些与土地相依为命的或鲜活或正在腐烂的肉体。
他们在日复一日的期待中,为好日子的到来苦苦坚守。
这是最后的精神领地。
这亦是最后的生存家园。
不可忘本,不能离根。
守望一方土地,从生到死。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7 17:13 ,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http://www.zgsglp.com/forum.php? ... &fromuid=13710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1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158号

GMT+8, 2018-11-18 14:1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